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八百二十章 杀一儆百
    让他们尽情地发泄了好一阵,巫劫才道:“两位以为,巫某出手便能挽回局面了?那种攻击你们也不是没看到,即便多上一个巫某,恐怕也无济于事。<>

    “最起码不会让我们显得这般狼狈!”张傲低喝,“这么多高手,居然让一个毛头小子给打了个回来,简直是奇耻大辱!”

    说话间,狠狠地拍了下座下的椅子,一巴掌将其拍成了齑粉。

    “那小子,我定要他生不如死!”曹管也口上发狠,目光几欲喷火。

    咒骂几声,心情渐渐平复。

    曹管悠然叹息:“到底是一盘散沙啊,那些势力若能象我与张兄这般团结,何愁攻不下一个九天圣地?”

    “不错。”张傲闻言点头,今日他们破玄府和战魂殿在与杨开作战的时候,拉拢蛊惑过来的人基本上都在看戏,鲜少有出手帮忙的,如果那些人能出手,说不定今日便能打破九峰的结界。

    “府主,府主……”帐篷外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伴随着呼喊声,一个破玄府的武者急速冲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张?”张傲本就一肚子不高兴,见手下之人这般不懂礼节,当即怒喝一声。

    那武者神色一慌,连忙行礼道:“府主,有几个小势力的人,准备离开了。”

    “离开?”张傲眼帘一缩,眸子深处一缕寒意如刀锋般绽放。

    “恩,他们说不想与九天圣地为敌了,便要打道回府。”

    “笑话!”曹管低喝地站了起来,“谁都不能走!”

    都这个时候了,谁若是离开的话,肯定会影响他人的士气。到时候只会牵引越来越多的人离开。

    “看样子,我们该去好好跟那些要走的人谈谈了。”张傲冷森森地低吟着,说话间,扭头望了曹管和巫劫一眼;“两位意下如何?”

    “正有此意!”曹管正色点头。

    巫劫也一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三人意见达成统一,联袂走了出去。

    附近的另外一处帐篷内,独傲盟的众人正围聚在一起商议着什么。

    盟主云城不断地扭头朝自己的女儿望去,面上若有所思。云萱自今日一战回来之后便显得有些魂不守舍,一副神游方外的表情,这越发让云城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和那位九天圣地的新圣主之间发生过什么。

    “盟主。”纪炎侧耳倾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开口道:“好像星罗门和雪寒楼的人要离开了。”

    云城点了点头:“回来的时候我就听他们两个势力的主事人在商议这事了。说起来我们这些势力在那楠圣姑手下的损失也不大,只有一些普通弟子遭殃而已,这一次过来也不过是凑个热闹,本来就是想着能在九天圣地这里讨个说法和公道,并不是要与其为敌的,今日又见识到九天圣地的底蕴,他们想要离开在情理之中。”

    “盟主说的是。”纪炎附和道,“我听说也只有几个势力在那楠圣姑手下损失惨重,其他的都跟我们一样,倒是张傲那些人的举动耐人寻味,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损失吧,难道只是趁机落井下石?”

    云城冷笑一声:“他们的目的当然不止这个,九峰这偌大的基业足以让他们眼红,不过我猜测他们最主要的目的还是那位新圣主和那个唯一的圣女,只要能将这两人掌握在手上……”

    纪炎眼前一亮,顿时意会:“原来如此,他们的胃口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今天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不过现在我明白了,我们这些被牵扯进来的势力,全都是张傲和曹管他们的棋子罢了,哎……还是太弱小啊,若是能有一个大靠山,我独傲盟又何必去看张傲和曹管等人的眼色行事。”

    这般说着,有意无意地朝云萱那边看了看,待发现自己的女儿一脸沉默之后,云城也是暗自苦笑。

    云城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女儿与那位新圣主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的。

    “那盟主,我们怎么办,是不是也应该现在离开?”纪炎询问道。

    “离开?”云城嗤笑一声,“你以为可以随随便便地就离开?”

    “恩?”纪炎一惊,勃然变色:“难不成……”

    “就是那个难不成!”云城淡然一笑,忽然眉头皱了起来,查探一番道:“已经来了,出去看看好戏吧。”

    说完,长身而起,走出帐篷,其他人也急忙跟上。

    在那外面,正准备离开的星罗门和雪寒楼的一众武者被张傲,曹管和巫劫等人拦下,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只见到张傲脸色阴沉地和这两个小势力的主事人说了几句话,旋即异变突起。

    在一声声惨呼和嚎叫中,张傲和曹管等人居然直接将两个小势力的人全部击杀。

    前前后后不到十息时间,百多号人伏尸满地。

    所有围观的人都惊呆了,眼眸颤抖地望着这一幕惨剧,如坠冰窖,遍体生寒。

    环视四周,张傲朗喝道:“不替自己的亲人朋友报仇雪恨也就罢了,居然还妄想投靠九天圣地,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这些人没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张某也羞于他们为伍,死去之人的仇,张某会替他们报还的,你们安息吧。”

    曹管接道:“诸位还请稍安勿躁,九天圣地不过是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几天了。我们会想出一个好办法,下一次再进攻必能如愿以偿。现在都散了吧,好好休息休息,几日后我等还要仰仗诸位帮忙!”

    听他们两人自说自话,没人回应,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知道自己恐怕是惹上麻烦事了。

    “骑虎难下,呵呵!”云城微笑摇头,一脸的自嘲。

    在场那些被拉拢蛊惑来的势力和强者,如他一样看明白局势的不在少数,但是慑于张傲和曹管等人的实力,哪敢明言。

    从他们对待星罗门和雪寒楼的手段来看,真要是与他们的想法相悖,那下一个倒在地上的便是自己。

    渐渐地,人群散去,自有人来替死去的人收尸。

    回到帐篷之后,云城环顾四周,愣了一下,愕然道:“小姐呢?”

    刚才云萱还和他们在一起,可现在居然不见了。

    “心语也不在,大概是有什么事暂时离开了吧。”纪炎答道。

    云城不禁放心了一些,没再多问。

    丛林中的某一处,云萱和阮心语两人一脸警惕地跟在一个青年的身后,直到走出那一片聚集之地,来到了极为偏僻的地方,可那青年脚步不停,依然在朝外面走着。

    “喂,你是哪个势力的弟子,叫什么名字?”阮心语耐心不太好,跟了一阵,见他什么话都不说,只带着自己和云萱往前走,不由地娇喝起来。

    这青年实力不高,所以她也有恃无恐,并不担心对方会把她和云萱怎么样。

    “两位姑娘,在下刘贵,是战魂殿的弟子。”那青年连忙回应,态度还算不错。

    “战魂殿的?”阮心语黛眉一皱,“你把我们叫出来做什么?你刚才所说的大事,到底是什么事?”

    “呵呵,两位跟过来就知道了,请两位放心,我不是坏人。”刘贵呵呵笑着。

    阮心语冷哼一声:“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啊。既有大事,你为何不向你们的殿主禀告,反而偷偷摸摸地把我们带出来,老实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没什么企图啊。”刘贵欲哭无泪,“我也是受人所托,那人让我把你们……不对,把这位姑娘带过去,是你自己要跟来的。”

    “受人所托?”云萱闻言芳心一颤,莫名地生出一种期待的感觉,急急问道:“什么人托付你办这种事?”

    刘贵期期艾艾了一阵,无奈道:“姑娘你就别问了,在下也是有不得以的苦衷啊,实在是不能说。不过你们放心,就快到了。”

    云萱连忙将视线投向远方,神识外放,却什么都看不到,也感应不到。

    “云萱,我觉得这小子有些可疑,说不定前面有什么陷阱在正等着我们,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阮心语在云萱身边轻声道。

    云萱抿嘴一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他是战魂殿的弟子,没道理这么做吧。”

    “那为何要把你带过去?分明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说不定是看上了你的美色!”

    “别吓我啊……”云萱连忙紧了紧自己的衣衫。

    “两位若是实在不放心,就先控制住在下如何?到时候真要是碰到了什么危险,在下的生死全由你们决定。”刘贵听她们窃窃私语,顿时明白她们对自己还是不放心,当即主动提议道。

    “这个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阮心语立刻行动起来,三两下便将刘贵制住,封锁了他一身真元。

    刘贵一脸无所谓,坦然至极,继续前头带路。

    看他这幅模样,云萱和阮心语倒是放心不少。

    一直走了有十几里路,来到附近的一个小湖泊边,刘贵才呼出一口气,指着前方道:“到了,那人就在那边等你们。”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阮心语不禁捂住了嘴巴,失声娇呼,云萱同样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美眸中绽放出别样的神采,怔怔地望着前方。(未完待续)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