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七百零七章 又输了
    看着神色阴霾,迅速接近过来的周良,杨开一身气机似乎都被对方强横的气势压制住了,手足冰凉,根本动弹不得。

    入圣境强者,与他如今的修为差距了两个大境界,对方如果真的要下杀手,他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绯雨也逃不过这一劫。

    站在杨开身后的翟耀忽然轻声嘀咕了一句,杨开和绯雨两人面色惊疑。

    周良无视了杨开和绯雨,直直地来到翟耀面前,急切地询问道:“翟公子可曾受伤?”

    声音中透着一股迫切和关怀的味道,甚至还隐隐有些担忧和惊恐之意,似乎很惧怕翟耀在刚才的战斗中有所损伤一般。

    全场哗然,聂雏凤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傻在了原地,聂从也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没事。”翟耀缓缓摇头。

    “那就好。”周良轻轻地呼了口气,神色放松,眉宇间一片后怕之情,温和道:“翟公子受惊了,周良来迟,还请翟公子不要见怪。”

    翟耀微微一笑:“无妨。”

    周良这才看了看杨开和绯雨,轻轻颔首询问道:“他们是翟公子的朋友?”

    “恩。”翟耀笑了笑:“新交的朋友。”

    周良的神色瞬间亲和起来,赞许地望着杨开道:“后生可畏,既是翟公子的朋友,那便是我浮云城的贵客,几位放心,这事我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说话间,神色阴冷下来,犹如暴风雨的前夕,转过身,大步朝聂雏凤那边走去。

    聂雏凤依然还没回过神,目光凌乱,眼前的一幕实在让她无法接受。

    虽然翟耀之前拿出了奥古的金龙令,但那毕竟只代表了他是奥古的客人而已,周良为什么又对他这般客气,甚至还有些刻意讨好的味道?

    难道这年轻人背后有一股让周良都忌惮万分的力量?

    回过神的时候,周良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周叔……”感受到周良的愤怒和恼意,聂从脸色苍白,摇摇欲坠,连忙喊了一声。

    啪……一声响亮至极的耳光传出,聂从犹如破布麻袋一般被甩飞出去,在半空中翻了好几滚,一声不吭地跌在地上,昏了过去。

    “周良你干什么?”聂雏凤的美眸渐渐恢复清明,一见到聂从被打晕,顿时嘶声吼了起来。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聂雏凤的俏脸上多出一排五指印,薄嫩的嘴唇边,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手捂着脸颊,聂雏凤美眸颤抖,惊恐而又骇然地望着面前这个一直很疼爱她的男人,忽然觉得这人是如此的陌生。

    周良脸上的冷淡之意,让她如坠冰窖,心中泛起无限凉意。

    “贱婢,你可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事?”周良冷声询问。

    聂雏凤失神摇头。

    “愚昧妇人!”周良眼神凌厉,冷声道:“这些年你打着我的旗号,在浮云城内与你的孽种为非作歹,招摇撞骗,我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由着你的姓子。但是今曰,我已容不下你!”

    “为什么?”聂雏凤嘶声尖叫。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周良神色冷漠,“你走吧,带着你的孽种有多远滚多远,从今以后,永远不得踏足浮云城,若是让我在这里看见你,你知道后果。”

    聂雏凤花容失色,俏脸骤然苍白起来,震愕无比地看着周良,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还不快滚!”见他没有动静,周良怒喝一声。

    感受到周良的杀机,聂雏凤娇躯一颤,顿时意识到他并不是说着玩的,这才明白,翟耀背后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

    聂雏凤敢肯定,自己即便得罪了奥古家的人,周良也不会这样对待自己,但是现在,他的绝情无义让聂雏凤看清了翟耀背后力量的恐怖之处。

    那是连周良都得看其眼色行事的庞然大物。

    明白这一点之后,聂雏凤顿时恸哭流涕起来,哀求道:“周良你不要这么狠心,人家知道错了,我给他道歉行不行,以后再也不会招惹他了。”

    聂雏凤只是个超凡一层境,无门无派,全凭着自己的姿色和身体,博取了周良的欢心才得以在浮云城内潇洒生活,若是没有了周良,以她的实力和资本,根本做不到这一步。

    这么多年来,她在浮云城内得罪的人也有不少。

    一旦脱离周良的庇护,等待她的是什么下场,她自己也很清楚。

    众目睽睽之下,聂雏凤跪倒在地,抱着周良的大腿,大声哀求着。

    围观众人不但没觉得这美妇可怜,大多数反而都露出一种痛快的神色。

    这美妇在浮云城内,显然不得人心,坏事干过不少。

    周良一脸的无动于衷,只是冷漠地俯视着她。

    聂雏凤渐渐绝望了,知道对方是不会改变主意的,神色蓦然镇定下来,捋了下耳边凌乱的秀发,缓缓起身道:“周良,你赶我走,我没怨言,但是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还有一事求你,希望你能答应,如果你答应了,我现在就走!”

    望着对方娇美的容颜,周良神色一动,似乎是想起了往昔的美好,微微叹息道:“你说吧,我可以满足你最后一个愿望。”

    聂雏凤勉强一笑,低声道:“昨夜我听你说,城主府里来了一位很厉害的炼丹师,能不能请他帮忙炼制一枚丹药,让从儿的断臂重新接上去?既然你都说他很厉害,那么以他的手段应该能炼制出这样的丹药吧?”

    “能炼制。”周良点点头。

    “那……”聂雏凤面色一喜。

    “但这个要求我满足不了你。”

    “为什么?”聂雏凤顿时有些歇斯底里了,“一曰夫妻百曰恩,你当真要如此绝情无义?”

    “不是我绝情无义,是你太愚蠢了。”周良凑了过去,轻声在聂雏凤的耳畔边道:“你得罪的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位炼丹大师唯一的弟子,那位炼丹大师,是奥古,金角和我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聂雏凤的美眸刹那间瞪圆。

    “滚吧。”周良挥了挥手,“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鼠目寸光。”

    聂雏凤一脸的悲愤莫名,紧咬着薄唇,鲜血渗出,旋即弯腰抱起昏迷在地上的聂从,怨毒无比地看了一眼周良和翟耀,展开身法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围观的人群中,当即有不少人神色阴冷地悄悄退去,尾随在聂雏凤身后。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是时候跟这毒妇算算账了。

    周良目睹了这一切,却并没有阻止。

    “这女人死定了。”杨开轻声嘀咕了一句。

    “活该。”绯雨撇了撇嘴,她最看不起这种出卖色相,巴结权贵却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了。

    周良走了过来,神色和蔼地望着杨开和绯雨道:“两位既然是翟公子的朋友,不妨去城主府盘亘几曰如何?离那千年魔花绽放,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翟耀也有些期待地望了杨开一眼,似乎挺希望他能够前往城主府。

    杨开摇了摇头:“我有几位师叔外面办事,我们要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就不叨扰了。”

    “这样啊,那老夫也不勉强,两位若是有空的话,随时可来城主府。”周良微微一笑,看着翟耀道:“翟公子,我们先回去吧。”

    翟耀应了一声,冲杨开点头示意,与周良迅速离开。

    四周一片鸦雀无声,看热闹的人似乎还没从刚才的事件中回过神,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无法相信的表情。

    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周良不但打了自己疼爱的情妇,还将她给赶出了浮云城,当真是冷酷绝情到了极点。

    而且,杨开和绯雨只是因为和那个年轻人有一些关系,便能得到周良这等人物的热情相邀。

    那年轻人的来头,为免太大了点吧?

    许久之后,人群才渐渐散去,有好事者想要从杨开这里打探翟耀的情报,杨开和绯雨却没给他们机会,早已躲进了客栈内。

    他们也有些震撼。

    尽管觉得翟耀有些背景,但杨开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出身来历。

    和绯雨两人猜测一番,始终不得要领,只能作罢。

    城主府,翟耀回来之后,立刻去面见自己的老师。

    在一间安静的厢房中,翟耀的老师正的闭目养神,翟耀轻轻走进,等了许久,那老者才缓缓睁开眼帘。

    “老师,我又输了。”翟耀轻轻地吸了口气。

    “又输了?”老者闻言讶然。

    “恩。老师您看一看这枚灵丹。”翟耀恭敬地将杨开炼制出来的那枚灵丹递了过去。

    老者接过,眼前顿时一亮:“丹纹?”

    放出神识感知一番,神色变换不已,忽然又轻咦一声,好半晌,才将那枚灵丹递回给翟耀,沉吟一会开口道:“这就是你的对手炼制出来的丹药?”

    “恩。”

    “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翟耀连忙将杨开的模样描述了一遍。

    老者静静聆听,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听完之后,开口道:“这年轻人倒是很不得了。”

    “此话怎讲?”

    “他的炼丹手法,稍显拙劣,看起来他并没有经过严格的教导,也就是说,他不象你,并没有自己的老师。”

    “不是吧?”翟耀惊呼。

    (未完待续)q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