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六百零二章 好熟悉的味道
    扇轻罗现在的情况并非中毒,只是特殊体质的问题,万药灵乳肯定没有作用。

    想来想去,杨开只能走出凤还楼。

    去查探了下扇轻罗,生命体征虽然没什么大碍,但被杨开的真元封锁,扇轻罗一时半会也醒不了,娇躯发烫,如烙铁般骇人,这么持续下去,只怕不用多久,妖媚女王就会死去。

    即便她是超凡境,也抵挡不了这个命运。

    吩咐芸丽细心照料,杨开又去寻找碧洛,想从她那里打探下情况。

    扇轻罗的行宫不大,但也不小,从行宫的婢女那问明了碧洛所住的位置,杨开信步走去。

    来到房间前轻轻地扣了扣门,里面并无任何动静,神识放开查探一番,发现碧洛确实就在里面,不过气息均匀,应该是睡着了。

    等了一会,杨开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随眼一瞄,杨开哑然失笑。

    碧洛正爬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被褥,将她那玲珑曼妙的曲线衬托的淋漓尽致,臀部处高高拱起,勾魂夺魄,惹人遐想,也不知是天然生成,还是这一路上被杨开打肿了的缘故。

    而且从她裸露在外的香肩上来推断,这女人此刻定是没穿衣服。

    杨开神色淡然,走到她床边,寻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靠近,碧洛终于缓缓睁开双眸,待看清杨开的面容之后,神色一慌,赶紧伸手捏住盖在自己身上的被褥,一副生怕杨开**熏心的怯弱表情。

    “你干嘛?”碧洛冷声质问。

    “你家大人把她和我的事情告诉你了吧?”杨开问道。

    碧洛轻轻点头,见杨开并无不轨之心,这才放松不少。

    “你既然知道我们的事,那肯定也知晓毒寡妇一脉的霸道和阴毒了。”

    “知道又怎样?”碧洛将双手搭在下巴处,摆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黯然道:“我也不能替大人分担些什么。倒是你……哼,你若有心的话,不妨成全了我家大人。”

    “你又想挨揍了是么?”杨开冰冷的眼神朝她的屁股处看了看。

    碧洛恨得牙痒痒,慑于杨开的yin威,纵然心中不服也是闷声不吭,不敢再刺激他。

    “我若成全她,我就会死。”杨开缓缓摇头,“你不是不知道动情的扇轻罗是多么危险,一旦我与她**,就会被她的**毒死,我又不是傻子。”

    “你不是傻子,我家大人是傻子。”碧洛的声音陡然拔高许多,“她为了你,可是甘愿自己被情种反噬而亡!这一次你若不是心血来潮回头看看,只怕……只怕……”

    这般说着,便嘤嘤啜泣起来。

    要不是杨开回来的话,扇轻罗必定撑不到他处理完中都之事再来这里相见的那一刻。

    “她能付出到这种程度,老实说,我很感动。”杨开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毒寡妇一脉,看似绝情,其实比任何女人都要痴情。”

    这句话似乎感染了碧洛,让她心有触动,碧洛怔怔地望着杨开,好一会功夫才擦拭了下眼角:“大人若是听到你这么评价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跟你吵架,你一直陪同在扇轻罗身边,就没听她说过,有什么方法能够解除她心中的情种?”杨开沉声询问。

    碧洛缓缓摇头:“情种已经大成,没法解除的,想要大人安然无恙,只有你跟她……那个……”

    杨开无奈地笑了笑:“也就是说,现在的局面,不是她死,就是我死了?”

    碧洛轻轻颔首:“我希望你死。”

    杨开缄默。

    碧洛依然啜泣着,忽然,象是想起了什么,美眸一亮,急切道:“对了,大人曾经说过,情种如今是没法解除了,如果能解除她动情时**含有剧毒这个问题,那即便你跟大人……那个,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哦?”杨开扬眉,似乎也看到了一丝曙光,“那她有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这只是大人的猜测而已,哪有什么切实的办法?”碧洛的神色又一次黯然。

    杨开的表情若有所思起来,仿佛想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透彻。

    碧洛美眸闪烁,盯着杨开,心里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过了许久,杨开忽然起身,面上涌出浓浓的喜色,哈哈大笑起来。

    “你发什么神经?”碧洛被吓了一跳,有些不满道。

    “我想,我有一些头绪了。”

    “怎么说?”碧洛也惊喜地询问。

    “扇轻罗这个体质是从她母亲那继承来的,我听她说过,她祖上有一代人,不小心闯进了蛛母巢穴中,中了蛛毒,幸运未死,从那之后,毒寡妇一脉便出现了,每一代都是只生出一个女儿,继承毒寡妇的体质。既然蛛母的毒是产生这个体质的根源,说不定那头妖兽知道些什么……”

    越说越是觉得可能,杨开的思维渐渐清晰,手抚着下巴,一副智者的表情,喝问道:“碧洛,那头蛛母哪去了?有没有死?”

    中都最后一战,他在地底,地面上的事情并不清楚。

    “蛛母应该未死,那一战苍云邪地死伤惨重,六大邪王战死四个,只有我家大人和闪电影王逃过一劫,但最后清点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蛛母,我想,它应该是逃了。”

    “逃了就好!”杨开大喜,“找到它,应该就有办法了。”

    “可是你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嘛?”碧洛询问。

    “我当然知道。”杨开自信一笑。

    当初他可是跟扇轻罗一起,落难蛛母巢穴中,对那个地方的位置,自然有些记忆。

    “若是如此的话,我们可以召集大人领地上的高手们前往那里,将蛛母抓回来询问一番。”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也快一些。”杨开摇了摇头。

    碧洛诧异:“蛛母可是有神游之上的修为,你能打得赢它?”

    “等我好消息就是!”杨开嘿嘿笑道,大步走了出去。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碧洛急忙喊道,话没说完便哎吆一声,倒在了床上,屁股上的剧烈疼痛,让她几乎立足不稳,等再爬起来,杨开早不见了踪影。

    出了飘香城,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杨开一路朝蛛母巢穴所在方位飞驰。

    扇轻罗当初是穿过雷霆兽王的领地,才抵达那片地方的,记忆中,那附近还有一个湖泊。

    如今苍云邪地四大邪王战死,闪电影王虽然逃过一劫,可至今为止,没人知道他隐藏在什么地方。

    闪电影王也怕中都那边的强者联手来找他的麻烦,自然是销声匿迹,躲避起来。

    而且自从上次那一战,整个苍云邪地损失及其惨重,杨开沿路招摇过市,根本没碰到什么像样的高手。

    基本上,神游境三层的武者,就是苍云邪地这边最顶尖的存在了。

    苍云邪地被阳柏那般一折腾,只怕在几十年内都恢复不了元气。

    所以即便这般招摇过市,也无人敢寻他的麻烦,远远地看到他,也都匆匆避让开。

    两三日后,杨开终于抵达当初经过的那片丛林,半日后,杨开寻觅到了他与扇轻罗两人呆过的山洞。

    就是在这里,杨开深入到了妖媚女王的识海,在她的心中种下情种。

    回忆往昔,杨开唏嘘不已,那个时候的他,才只有真元境三层而已。

    而如今,已经有神游境六层了。

    庞大的神识扩散,覆盖了方圆百里的范围,杨开静静地感受着,查探着。

    偶尔有水流的感觉传来,杨开必定会去查探一番,看看是不是当初经过的那个湖泊。

    如此一两日后,终于让杨开找对了地方。

    来到当初停留的湖泊旁,杨开微微笑了起来,距离这个湖泊不到几十里的地方,就是蛛母巢穴的位置。

    身形一纵,朝认准的方位掠去。

    一个时辰后,一条巨大的峡谷般的地带印入杨开的眼帘中,放眼望去,底下密密麻麻,数不尽的蜘蛛卵,峡谷两旁,尽是白茫茫坚韧无比的蜘蛛网。

    偶尔还能看到一些武者的尸骨,应该是不小心走到此地的武者,被这里的妖兽抓住吞吃了。

    那峡谷中,一只只牛犊大小的巨蛛来回奔走,热闹非凡。在这峡谷的尽头,有巨大的蜘蛛雕像,也不知是什么年代建造起来的,迄今为止依然保存完好。

    杨开悬浮在峡谷上方,目光冰冷地注视着底下,神识扩散开,锁定了蜘蛛雕像的内部。

    在那里面,他感受到了一股不逊于超凡境强者的生命气息。

    蛛母!果然已经逃了回来,还在此地作威作福。

    就在杨开的神识查探到蛛母存在的同时,脑海内便忽然传来一阵悦耳至极银铃般的笑声:“咯咯咯咯……好熟悉的味道,这味道……应该是中都杨家的那个小子吧?”

    杨开冷哼,朗声喊道:“蛛母,还请出来一见!”

    “既然来了,不妨下来说话如何?”那悦耳的声音中似乎蕴藏了一种动人心弦的魅力,牵引着人的心神听从它的指示。

    若不是杨开见过蛛母的真面目,只听这个声音的话,铁定会将蛛母想象成一个绝色女子。

    其实说起来,蛛母的脸庞确实绝色,它那张人脸几乎不似人间拥有,任何男人看到那张漂亮的脸蛋,都不免会想入非非。

    但如果将它的脸和巨大的身躯,八只爪子结合到一起的话,带给人的感受只有惊悚了,毫无美感可言。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