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他是秋后的蚂蚱
    霍星辰分明是一点都不看好杨开。

    听他这么说,秋忆梦皱了皱眉头,并未反驳。

    这一次她会在夺嫡之战中协助杨开,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尽管她看不出杨开有什么底牌和隐藏的力量,但隐隐地,她还是有一种预感,那就是绝对不能小看了这个男人。

    仅仅只是一种感觉!

    对于杨开是否能在夺嫡之战中胜出,甚至是否能撑过今晚的凶险,秋忆梦心中也是丝毫没底。

    “算了,懒得跟你们说。”霍星辰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摇头摆手道:“我去睡觉了,养足了精神,准备欣赏晚上的好戏喽,嘿嘿。”

    “你自便吧。”杨开也没要招呼他的意思。

    府邸很大,毕竟这里可能会成为很多势力聚集的地方,所以空闲的屋子也有无数,霍星辰随便找了间屋子钻了进去,便不见了踪影。

    “你准备怎么做?”待霍星辰离开之后,秋忆梦有些无奈地看着杨开,轻声询问。

    霍家这位独苗的态度也让秋忆梦明白了一些事,这位中都狼先生大概就是来观光的,根本没想过要为杨开做些什么。

    也就是说,虽然明面上看杨开已经有两位八大家子弟作为盟友,实际上他连像样的力量都拿不出来。

    仅有两个血侍,还重伤未愈,一脸虚弱,连平日的三成实力都发挥不出。

    “我秋雨堂的人你可以随意调动,但是别指望他们能发挥出多大作用。”秋忆梦黛眉轻皱。苦笑道:“尽管今天是夺嫡之战的第一日,但你如果指望这两位血侍的话,那恐怕是要失望了。你的那些兄弟们现在手上聚集的力量,足以将他们拖延甚至击败,擒拿你也不费什么事。”

    “我知道。”杨开点点头,脸色平淡。

    “董家呢?”秋忆梦沉吟了一下,声音中透着一股淡淡的焦急。“董家不是你母亲的娘家么?这一次怎么也没见他们现身?难道他们也不管你了?”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一等世家的力量作为助力,局势恐怕也不至于如此堪忧。

    “会来的。”杨开咧嘴一笑,笑容诡谲。“只不过不是今天!”

    “什么意思?”秋忆梦愕然,从杨开的笑容中,她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但聪慧如她,也不知杨开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也自便吧,今天的事暂时不用操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罢了。”杨开随意说了一声,便领着曲高义和影九两人朝内走去。

    “你这人……”秋忆梦紧追几步,却见杨开大步流星,连头也不回一下,不禁有些气恼,愤愤地跺跺脚。恨的咬牙切齿。

    她现在更确定杨开是有后手了,只是这男人根本不给她说明白,让秋忆梦不禁生出一种气馁的感觉。

    每次在面对杨开的时候,她都是被牵着鼻子走,根本占据不到一点上风。也把握不住这个男人心里怎么想的,接下来会怎么做。

    滑的跟泥鳅一样!秋忆梦心中暗骂。

    不岔地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秋忆梦轻哼一声,转身去安排自己带来的秋雨堂布防。尽管秋雨堂中没什么高手,但在这府邸四周做些手脚,布置些陷阱还是可以的。

    战城。鸿源酒楼。

    酒楼内热火朝天,客源不断,小二们忙的晕头转向,昏天暗地。

    在夺嫡之战未开始之前,战城内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里是杨家夺嫡的战场,自然有人早早地就在此等候,等待杨家公子们的到来。

    临窗的一张桌上,一个体型微胖,大约二十六七岁的青年正在不紧不慢地喝着美酒,品尝着美味佳肴。

    在他的下手处,左右两边各端坐着一个老态龙钟,看起来昏目溃耳的老头子,两个老头子平淡无奇,一动不动,眯着眼睛宛若睡着了一般,但那两双隐藏在眼皮底下的双眸,却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酒楼内来往的客人。

    酒楼里宣声不断,喝酒过望的客人都在讲述着今天正南门外发生的事情。

    二老一小,三人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好半晌,其中一个老头子才道:“公子,照这般看来,开公子的前途堪忧啊。”

    只有一个霍星辰作为他的帮手,而且还不能调动霍家的任何力量,杨开等于是毫无助力。

    “确实。”另外一个老头子也轻轻颔首,“我们现在不去他府上帮忙么?”

    “我倒是想去啊。”那体型微胖的青年撇撇嘴,一脸郁闷,“可这小子前两天让人传信给我,叫我今天别去插手,静观其变就好。”

    “不插手?”先前说话的老头子纳闷不解,“可开公子没有力量防守,哪里能应付得了即将到来的危难?我董家与四爷有联姻,公子你与开公子是表亲,如今他有难,我们理当义不容辞。”

    这青年,赫然就是董家董轻寒,而那两个老头子,便是一直追随在他身边的风云双卫。

    董轻寒摇头不迭:“天知道这臭小子在搞什么鬼?我也听说他的两个血侍重伤未愈,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实力,本来我是想第一时间赶去帮忙的,可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等。”

    风卫轻轻颔首;“杨家血侍,个个都是强者,开公子身边那两个血侍,老夫二人也曾与之打过交道,深知他们的强大之处!”

    董轻寒忽然来了兴致,笑着询问:“你们若是跟他们生死之战,结果如何?”

    风云双卫神色肃然:“我二人的境界,比他们都低一层,他们若是全盛时期,只需其中一人施展出霸血狂术,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将我们格杀。但是现在……我二人有信心轻松击败他们。”

    董轻寒倒吸一口凉气,面色骇然,点头道:“杨家果然有门道。这霸血狂术如此了得,谁能撄其锋芒?”

    风卫肃然道:“霸血狂术虽然了得,但那是透支一个人的生命力在燃烧战斗力,所以杨家的血侍,一般都活不长久,这也是杨家血侍堂众位强者的悲哀。”

    云卫也点头,一副深表赞同的模样。

    “算了,先不说这个,那小子既然要我别插手,肯定是有安排的,我们就等一天好了,待明天再去他府上问个究竟。”董轻寒神态随意,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杨开能不能撑过今晚。

    风云双卫心中啧啧称奇,不知那位开公子到底跟自己家少爷传信中都说了什么,居然让自己家的少爷这么有把握。

    另外一间酒楼,三楼处。

    同样有一位年纪大约在二十三四的年轻人,生得也算丰神俊朗,英俊潇洒,此刻,他也与董轻寒一样,正在品酒吃菜,不过与董轻寒的无奈不同,这个年轻人却是满面笑容,一种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感觉油然而生。

    “少爷,老爷说让我们送点东西去给那个杨开,息事宁人,如今他已经到了战城,你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过去拜访一番。”身边跟来的守护的高手悄声提议。

    那年轻人闻言一笑,道:“为什么要过去?你没听酒楼里的人都在说,那个杨开今晚大概就要出局了么?我吕宋这次带来的东西虽然算不得价值连城,但也都不是什么凡品,现在送过去给他,他又捂不热,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一点效果都没有?”

    “那少爷你的意思……”那高手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却也只能询问。

    眼前这位少爷,可是吕家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是吕梁的儿子。这一次得了吕梁的命令,带了不少礼物前来中都,就是要平息上一次杨开离开吕家之后,半道遇袭之事。

    尽管那一次的事与吕家没有任何关系,后来更是传出好多位杨家公子在回归的路上被人刺杀,但吕梁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栽,谁让杨开在他吕家歇息过几天?

    无妄之灾就无妄之灾了!身为一个大家族,哪家又没点不称心的事?

    秋忆梦传来消息之后,吕梁让自己的儿子连夜启程,赶赴中都赔罪。

    年轻人吕宋冷哼一声:“这杨开有些欺人太甚!只是因为路过我吕家,后来遇袭,便趁机要挟,图谋我吕家财物!你说,我吕家的东西怎么能便宜这种小人?”

    “少爷所言极是。”那高手也顺着话茬搭了上去,愤愤道:“这位杨家公子,做得确实不厚道。更卑鄙的是,他居然还让秋大小姐传信来我吕家,摆明了是想讹我吕家钱财,实为人不齿。”

    “所以啊,我是不会把东西送给他的。他现在也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个时辰,嘿嘿,我们静观今晚的好戏就是。”吕宋得意地笑着,“他一旦落败,我就没有给他赔罪的必要了。”

    那高手眉头一皱,轻声道:“可是少爷,临行之前老爷可是说了,不管这位开公子在夺嫡之战中表现如何,这些礼物必须得送到他手上。”

    吕梁深知自己这个儿子有些目光短浅,所以才千叮咛万嘱咐随行的高手,让他们负责监督。

    吕宋闻言,也是皱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他自然不知,在杨开半道遇袭的消息传到吕家的同时,吕家第一人吕斯也从云隐峰上归来了。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