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无妄之灾
    众人在原地只等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屠峰便一身鲜血地回归了。

    他身上的杀气浓郁如实质,宛若一尊杀神临世,便是秋忆梦这等人物见了也不禁为之胆寒。

    屠峰的手上提了两颗人头,正是之前纠缠他和唐雨仙的两位高手。

    匆匆赶回,屠峰直接将两颗人头丢在地上,语气森寒道:“全部自杀,还有个跑了。”

    他这一路追杀下去,那神游境七层和五层的高手被重创后立刻就咬舌自尽了,唯独只有实力最强的那个人,仓皇逃窜,捡回一条性命。

    “这边的人也都死了。”唐雨仙眸子一冷。

    “有意思。”杨开脸色阴寒,面上挂着一抹古怪的笑容,“这群人背后的人倒是有些手段!”

    要不然这些刺客也不可能在最后关头咬舌自尽,宁可丢掉性命也不愿意透露出什么信息。

    “这一路行来,也只有吕家知道公子你的行踪!”屠峰面上煞气满布,沉声说道。

    他有些恼羞成怒了。

    这一次的刺杀就发生在他和唐雨仙两人的眼皮子底下,对方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居然将所有人的气息全部屏蔽的干干净净,导致他们两位血侍也没有丝毫察觉,若不是关键时刻杨开自己警觉了一下,这一次说不定真会被他们得手。

    在两位实力强大的血侍的防护下,杨家公子还被击杀!这样的消息若是传扬出去。整个血侍堂的脸面都会丢尽,他们两人也会被家族责罚,甚至会被要求自绝谢罪!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换句话说,杨开的警觉,不但救了自己的命,也等于是救了他和唐雨仙的命。

    屠峰感激之余,也是羞愧欲绝。一下子就把罪魁祸首联想到了吕家头上。倒不是他恶意伤人,只是他现在霸血狂术加持,杀机翻涌。战意正浓,根本无法冷静思考。

    再加上吕家前些日子对杨开的态度也让他恼火,自然就借机发泄了出来。

    闻言。秋忆梦面色一变,急忙道:“吕梁绝对不会做这种自取灭亡的事!”

    屠峰丝毫没有顾忌秋忆梦的身份和脸面,冷哼一声道:“吕梁不会,难保吕家的其他人不会!”

    秋忆梦顿时怔住,不知该怎么说了,只是看着杨开,期望他别象屠峰这样不讲理。

    杨开没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看看左右,再看看四周的战场和伏地的尸体。忽然,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银血金羽鹰,神色平静道:“不关吕家的事,恐怕是鹰儿暴露了行踪!这一次是我们太大意了!”

    秋忆梦见他这么说,不禁松了一口气。虽然吕梁上次的做法让秋忆梦心中有些不太愉快。但无论如何,吕家还是依靠秋家发展起来,这些年吕家也给秋家上供了不少好东西,所以她这个秋家大小姐还是有义务也有责任,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一下吕家的安危。

    “这畜生!”唐雨仙咬着牙。恨恨地看着天上盘旋的金羽鹰。

    杨开淡淡道:“这么多年下来,无人敢打杨家子弟的主意,所以无论是我还是你们都不会想到这一次的变故。吃一堑长一智吧!”

    说着,口上吹起响亮的哨声,金羽鹰立刻俯冲了下来。

    怪异地笑了笑,杨开望了一眼秋忆梦,道:“这一次虽然不关吕家的事,但是我希望今天的事可以传到吕梁耳中,而且……是由秋家传达过去!”

    秋忆梦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杨开为何忽然这么说,黛眉微皱,想了一会儿,忽然芳心暗恨,银牙紧咬,唾弃道:“你这人,都什么时候怎么还想这些事情!真是一肚子坏水,雁过拔毛也不用做到你这种程度吧,我真是……哎,真是服你了。”

    “哼!他们自找的。真当本公子是烂泥巴扶不上墙了?这次就当给他们点教训。”杨开冷笑一声。

    众人听他这么说,这才知道他其实还是有些在意吕家诸人对他的态度的。

    他或许不稀罕吕家这个助力,但也不允许别人看轻他。看轻他的人,早晚会付出代价。

    只是两人打哑谜一般的问答,让两位血侍和骆小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秋姐姐,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骆小曼天真无比,心直口快,想不明白就开口询问。

    屠峰和唐雨仙也都眼巴巴地望着她,想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居然让秋忆梦那么鄙夷杨开的做法。

    秋忆梦苦笑一声,望着屠峰和唐雨仙道:“我就说你们家这位公子是睚眦必报的一个人,你们还有些不信……哼,这么说吧,这次的事虽然确实没有吕家的责任,但是杨开这一路行来,也只在吕家停留过,若是他今天遇袭的事情传到吕梁耳中,你们想想他会是什么反应?”

    屠峰怔了怔,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吕梁肯定提心吊胆,生怕小公子怀疑是他泄露了行踪!”

    “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吕梁肯定会上中都来跟小公子澄清!既然要来澄清,那肯定是要带些礼物的。”唐雨仙捂住了小嘴,讶然又好笑地望着杨开,似乎没想到他居然在那一瞬间动起了这样的歪心思。

    那些礼物才是重点呀!

    “而且,这还是我秋家传递过去的信息。”秋忆梦恨得咬牙切齿,“吕梁肯定会以为,我秋家愿意当这个和事老,他只要备齐了礼物,杨开必定不会将责任归咎到他头上,你们这位公子,分明就是在借题发挥,无中生有,趁机聚集财富!”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都是愕然而又佩服地朝杨开望去。

    这种玲珑的心思,他们两人自问是转不过来的。

    才刚遭遇了一次生命的危险,一般人应该惊魂未定,享受劫后余生的喜悦才是。

    自己家的这位小公子倒好,不但表现平淡,沉稳镇定,还立刻就把主意打到一个不相干的人头上,这……脑袋转的也太快了点吧?

    吕家这次……真是无妄之灾呀!

    一时间,两位血侍都不禁有些同情吕梁了。真不知道这位吕家的家主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恐怕就算他知道了,也得捏着鼻子认栽!谁让杨开这一路就只在他家里停留过?

    “告诉吕梁,人就不用过来了,把东西送过来就行。”杨开淡淡地补充一句。

    秋忆梦哼了哼,实在是有些懒得搭理他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其他。”杨开的神色沉了沉,挥手道。

    五匹培养不易,价值不菲的踏云驹此刻早被激流冲的不见了踪影,五人只能御空飞行。

    唐雨仙受得伤不重,也不轻,至于屠峰,并未受伤,但是一个时辰后霸血狂术的加持效果消失之后,整个人的气血之力陡然虚弱下去。

    两位血侍想要完全恢复,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的。

    才刚遭遇到一次埋伏偷袭,众人也都不敢太过招摇。

    一处山坳内,五人停下歇息。

    杨开亲自外出,去捕了些食物回来,这般做法,越发让两位血侍心中不安,又是感激涕零。

    夜晚,五人围坐在一起,烤着野味。

    气氛有些沉闷,两位血侍是自觉失职,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在望着杨开的时候眼神都满是愧疚之色,而秋忆梦正暗恼杨开的借题发挥,自然也不会理他,骆小曼见气氛这般诡异,更是闭口不言,乖得跟个兔子一样。

    唯独只有杨开,坐在篝火边,目光平淡地望着跳跃的篝火,脑海中回想着白天的遭遇,将前前后后所有的事联系在一起,推想着其中的可能。

    好半晌,杨开才直起身子,忽然开口道:“你们不用愧疚,这次的事,并不是在针对我。”

    “小公子……”唐雨仙抿了抿嘴,神色羞愧。

    杨开摆摆手:“并不是在安慰你们,这次的事真的不是在针对我。或许他们是在提前几天就得知了我们的动向,所以才在江里埋伏,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想要过岚江,就必须得找渡船,而渡船渡江,也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

    听他说的这么严肃,几人都不禁仔细倾听起来。

    “他们的实力部署很有针对性,实力最强的三人,是为了牵制两个血侍!而剩下的人,则负责击杀杨家的弟子!那些人,人数不少,实力也都不错。但他们在追杀我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深仇大恨,所以他们与我本人是无怨无仇的。”

    屠峰点点头,道:“战斗的时候,那个实力最强的人也说了一句话,似乎他们针对的是全部的杨家公子!”

    “不错。只是碰巧他们遇到了我而已,若是其他的杨家弟子经过这样,一样会被他们刺杀。”

    屠峰和唐雨仙都不禁暗自庆幸,幸亏是杨开路过这里,若是其他的杨家公子路过,以那些刺客的身手和人数,那焉有命在?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些人的实力分布?”杨开嘴角挑起一抹古怪的微笑,意有所指地询问。

    “实力分布?”屠峰眉头一皱。

    “不错,一个神游境八层,一个七层,一个五层,一个三层,一个一层……”杨开嘿嘿一笑,“除此之外,便都是真元境了。这样的神游境层次分布,你们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么?”(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