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条件
    忘记说了,今天在家。。。。会有三更

    ****************

    吕梁的口气强硬无比,杨开听在耳中却是神色不变。

    吕斯将他的反应看在眼中,也是暗暗点头,知道面前这个杨家公子并非不讲理之人。

    轻轻地笑了笑,杨开随意道:“既然吕家主这么说,那咱们就先不提这个阳晶玉床。”

    屋外,吕梁轻哼一声,脸色稍霭。

    只要你不打咱们家阳晶玉床的主意,什么都好说。

    “斯长老,若是不介意,咱们说说你,怎么样?”杨开歪了歪脑袋,好整以暇地望着吕斯。

    即便是到了神游之上,吕斯也不免微微有些愕然,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说老夫?”

    “恩。”杨开神色自若地点头。

    “杨公子尽管说,老夫洗耳恭听。”吕斯呵呵一笑,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一个年轻人,居然在自己面前云淡风轻地夸夸其谈,还大言不惭地要说道自己,这可真是有意思。

    自从晋入神游之上,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随意了。

    一时间,吕斯也不禁好奇,想知道杨开会说些什么,会不会放出什么厥词。

    “那晚辈就冒犯了。”杨开嘴上这般说着,脸上却没有丝毫要谦逊的神色,随口道:“斯长老如今已到神游之上,登临了这个世界的武道巅峰。除非那些同为神游之上的名宿们来与你为敌,可以说世间鲜有敌手。”

    吕斯微微一笑。

    “神游之上是个什么样的境界,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实力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借到外力了,无论是灵丹妙药,宝典秘籍,恐怕都无法让斯长老的实力更进一步!想要提升实力。似乎只能依靠自己对武道的感悟,堪破天地的束缚!”

    吕斯终于神色凝重起来,微微有些诧异地盯着杨开。心里也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

    杨开察言观色,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自信一笑:“可是自始至终。斯长老你都坐在这玉床之上,未曾移动过分毫。而且,是长年累月地坐在上面!”

    “是。”吕斯轻轻点头。

    “你这么做,不外乎两个原因,一个便是要借助这玉床修炼,增强自身,可是我刚才也说了,实力到了你这程度,已经借不到什么外力,所以这个原因可以排除!”

    “杨公子说的武断了吧。”吕斯呵呵一笑。“老夫现在的实力确实借不到什么外力来增强自己,但完全可以凭借这玉床巩固修为啊。”

    “不不不,斯长老你修炼的不是阳属性功法,所以坐在这上面,跟修炼无关!”杨开笃定道。

    吕斯不禁动容。狐疑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修炼的不是阳属性功法?”

    实力到了他这个地步,一身气息内敛,不释放真元即便是神游境顶峰的人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杨开凭什么这么肯定?

    杨开咧嘴一笑,也没去解释。

    吕斯讶然,不再否认。道:“杨公子说的不错,我坐在这上面,确实与修炼无关。”

    杨开正了正身子,洒然笑着:“那便只有一个解释了,斯长老你之所以会一直坐在上面,乃是为了……疗伤,或者……与疗伤有关的事情。”

    吕斯的眼眸微微眯紧,屋外吕家众人更是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气,心中一股凉意划过,暗暗惊叹杨开的眼光居然毒辣如斯!

    吕斯是吕家身为一等世家的保障和根本,但他身有顽疾之事却是吕家最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若是传扬出去,说不定会引起什么风波。

    别的不说,单说附近的一个一等世家,恐怕就会大举来犯。

    似乎并未察觉吕斯眼中的危险光芒,杨开继续一脸淡然地侃侃而谈:“斯长老你虽然气息内敛到了极致,但依然还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虚弱感,而且真元在体内流淌的时候,并非那么连绵不绝,时而有一些顿涩感,若是我没猜错……斯长老你的经脉有些郁结吧?”

    吕斯双眸中闪着精芒,一霎不霎地盯着杨开,神色无常,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确实只有真元境七层的水准!

    但是他的目光,却远比一些神游境高手要毒辣精准!他的看法和推测,与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差多少!

    吕斯的神色渐渐古怪起来,外面的吕家众人也是一脸惊骇莫名!

    似乎是不得了的秘密被人家知道了一样。

    杨开却是呵呵笑了起来,好整以暇道:“若是其他人敢在长老你面前这么说,大概马上就是个横尸当场的结果。”

    “不错!”吕斯重重点头,“为了吕家的安宁,死上几个人不算什么大事!”

    “但我不同对不对?吕家不可能也不敢杀我。”杨开继续说着,一脸不知死活的表情。

    吕斯讶然失笑,吕梁等人也是无奈摇头。

    “现在我知道了吕家最大的秘密,斯长老觉得该用什么来堵住我的嘴巴呢?”杨开笑望着他。

    吕斯神色怪异,头一次感觉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有些束手束脚的,杨开身后的背景和他本身的身份,实在让吕斯有些头疼万分。

    “杨公子有什么要求直管提,但这阳晶玉床是绝对绝对不能割爱的。”吕斯心中后悔死了,早就知道这小子有些图谋不轨,自己还一时好奇把他叫进来说话,却不想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真是流年不利,遭贼惦记!

    杨开的眉头皱了皱,吕斯这么说,他也知道这阳晶玉床对他的重要性了。

    这一大块宝玉,最起码也是玄级品质的天才地宝,里面蕴藏的阳元之气精纯雄厚,吕斯借助那温和的阳元之气,化解疏导经脉内的郁结,自己真要是拿走了,恐怕吕斯也命不久矣,吕家也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沉着脸想了想,杨开抬头道:“斯长老这种情况,没有其他的化解办法么?”

    如果能让吕斯不再借助阳晶玉床疏导经脉,那自己还有可能让他割爱。如果没有其他的办法,那杨开也只能放弃。

    “有的。”出乎杨开的意料,吕斯听他这么问,居然点了点头。

    “哦?什么办法?”杨开顿时看到一丝希望,急问一声。

    “需要一枚玄丹!”吕斯笑眯眯地望了杨开一眼,“如果你能帮老夫找来这枚玄丹,老夫就可以将这阳晶玉床白送于你。”

    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但杨开也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丹药。

    “玄级丹药?”杨开苦笑一声。

    “不错,而且是玄级中品丹!”吕斯补充道。

    杨开一脸无奈,玄级中品丹,普天之下能炼制这种丹药的人屈指可数,不说炼制的成功几率,就是材料也不好找。哪一颗玄级中品丹,不是价值百万两以上?

    不过……这样的玄丹也并非无人能炼,杨开所知就有两个人可以。

    箫浮生和夏凝裳!

    箫浮生是天下最顶尖的炼丹师,可以炼制出玄级上品丹!

    而夏凝裳当初可以炼制玄级下品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实力肯定有所增长,现在炼制玄级中品丹对她来说应该也不算难事。

    似乎是看出杨开的纠结,吕斯又笑了:“老夫再退一步,炼丹的材料,老夫帮你凑齐,你若能找人帮老夫将玄丹炼制出来,阳晶玉床照样送你!”

    “当真?”杨开神色一喜。

    吕斯不禁怔了怔,心中有些不太妙的感觉,暗想怎么这小子看起来,似乎很兴奋啊!非但没感觉到有什么棘手,反而还一脸的跃跃欲试。

    难不成他认识什么炼丹大师?

    不过吕斯好歹也是一位神游之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然不可能收回,点点头,正色道:“当真!”

    “哈哈哈哈!”杨开忍不住大笑起来,“那好办了,斯长老你这阳晶玉床怕就要改姓了。”

    见他这么自信,吕斯终于动容,竟是有些迫不及待地询问:“杨公子有办法?”

    “有,有,自然是有!”杨开连连点头。

    吕斯不禁有些呼吸急促起来,他这几年因为体内经脉的问题,一直被困在这一块阳晶玉床上,鲜有外出的时候,说起来他是一位神游之上,受人敬仰,但苦楚唯有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是一个被困在这间屋子内的可怜人。

    如果真能得到那一枚玄丹,吕斯就可以脱困而出,相比较本身的自由来说,一块阳晶玉床纵然宝贵,也算不得什么了。

    艰辛地吞了口口水,吕斯压制着声音的颤抖,询问道:“杨公子可是认识什么高人?”

    杨开嘿嘿一笑,点点头道:“我曾在药王谷云隐峰上待过一段日子!”

    吕斯神色微微一变,外面的吕家众人也是有些错愕。

    好半晌,吕斯才问道:“云隐峰?箫浮生?”

    “恩。”

    吕斯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上下打量杨开,皱眉道:“杨公子不是在说笑吧?”

    “自然不是说笑。”

    吕斯的神色越发怪异,好半晌才缓缓摇头:“并非老夫不信任杨公子,只是……箫大师门下似乎只有一个徒弟,而且还是个女子,更何况,老夫两个月之前也曾亲自去过云隐峰,并未在那里见过你啊。”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