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威胁我?
    篝火跳动着,传来一阵阵的炸响,无数双眼睛集中在杨开身上,担忧,意外,震惊,骇然,屈辱和愤怒,种种情绪流露在外。

    雷光的人马中,有一个青年走了出来,脸色难看地望着杨开,沉声道:“这位朋友,有话好好说,能先把人放了么?”

    飞虹院的人也立刻响应起来,有人嚷道:“快放了黎芙师姐!”

    自己宗门内的天之骄女,被无数师兄弟仰望钦慕的人物,此刻竟被人用一只臭脚踩在如花的脸蛋上,飞虹院的那些年轻人哪个受得了?

    这是亵渎!这是侮辱!

    杨开眯着眼,眸中绽放寒光,咧嘴笑道:“有话好好说?”

    “我们也没把朋友你怎么样,朋友你这般做法太过分了吧?”雷光的那青年不卑不亢地答道。

    “有意思!”杨开嘿嘿笑了起来,把头一歪,看向管迟乐,道:“前辈,你觉得呢?”

    在场诸人,除了管迟乐是神游境高手之外,其他人全都不到神游境,自然无法察觉到刚才的凶险。

    那两道来自雷光和飞虹院高手的神魂技攻击无声无息,若不是杨开早就修炼出神识,也有防御用的神魂技,此刻恐怕已经毙命。

    在别人看来,只是谢荣喊了声动手,杨开便已率先发难,而且做法相当野蛮霸道。

    但实际情况,唯有杨开和管迟乐清楚。

    管迟乐也是一阵微微的失神,他没弄明白杨开如何能平安无事。听到杨开问话,连忙站了起来,神色间也不似之前的那么随意,再看向杨开的时候反而还有一丝凝重。

    眯眼沉吟了片刻,管迟乐冷笑起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前辈说的好!”杨开大笑着。踩在黎芙脸蛋上的大脚愈发用力了一些。

    “你……你胆敢这么对我!”黎芙嘶声尖叫起来,话一出口,立马啃了一嘴的泥沙。俏丽的容颜上已没有了血色,眼中满是屈辱和不甘。

    她的实力算不得多高,资质也不是多好。但在飞虹院这个二等宗门中也算是不错的了,再加上她人长得漂亮,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平日里也颇为倨傲,除了向楚之外,从未将其他的同年男子放在眼中,什么时候遭遇到这样的屈辱?

    感觉到嘴中的沙土,想象着自己现在被人踩在脚下的姿势,黎芙险些没昏过去。

    “闭嘴!”杨开淡淡地撇了她一眼。

    “我草你……”谢荣显然也不甘受制于人。张口就是怒骂起来。

    一句话没骂出来,张大的嘴巴便迎来杨开的一拳头。

    轰地一声,谢荣的下半句话直接咽回肚中,一口牙齿崩掉五六颗,刹那间满嘴血污。

    神色惊恐中。再也不敢开口说话。

    “住手!”直到此刻,雷光和飞虹院的两位神游境高手才匆匆赶来,他们两人被杨开的神魂技攻击之后,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朝这边冲来,却依然未能及时赶到。

    刷刷。两人同时出现在杨开面前十丈处,阴冷而警惕地望着他。

    管迟乐不动声色地移了下身子,将自己挡在中间位置上。

    杨开抬起眼帘,神情自若地望着到来的两人。

    这两人的实力也不是很高,比管迟乐的境界还低,都只是神游境两层的水平而已。

    毕竟真正的高手都已经被抽调走了,留下来的人,也只是为了照看下年轻一代,无需太强的境界。

    三人对视着,气氛沉重而诡异。

    好半晌,那两人才看了看满嘴血污的谢荣和半边脸都陷入泥土中的黎芙,老脸不禁一阵微红。

    后辈弟子被人欺凌,他们脸上也无光。更何况,这还是他们两人偷袭在先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越发显得他们无能。

    “领教了。”雷光的那个神游境沉声说道。

    “彼此彼此!”杨开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飞虹院的神游境干咳一声,迟疑道:“年轻人,先把人放了吧,这个样子好说不好看啊。”

    “那是你们的事了,与我无关!”

    这人脸色微微一沉,道:“何必如此呢?”

    雷光的神游境也是满脸不悦,冷着一张脸道:“年轻人,刚才的事情,老夫二人给你陪个不是,你先把人放了如何?需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他说的模棱两可,旁人只当他是因为谢荣和黎芙的无礼而陪不是,但杨开却知道他是指偷袭自己。

    咧嘴一笑,杨开神采飞扬:“有些事情,不是陪个不是就能解决的。”

    “你待怎样?”雷光的高手脸色陡然沉了下来,虽然知道杨开不简单,但他也没有惧怕的必要,现在只是因为谢荣和黎芙的生死被对方掌控,他才拉下脸面,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极限。

    “我不想怎样!”杨开冷笑连连,手上真元吞吐不定,如蛇口毒芯,危险无比。

    他现在最想弄清楚的就是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杀意!

    自己今天才跟胡家姐妹一起回到这里,没道理突然招惹来这样的杀机和针对。

    直接询问肯定是问不出来的,杨开隐约觉得这事有些蹊跷,搞不好又是有人跟自己争风吃醋的缘故!

    “老夫奉劝你一句,赶紧放人,否则你定会后悔终生!”雷光的高手自恃身份,懒得再与杨开这般周旋下去,说话间真元已若有若无地动荡,大有杨开不放人,立马就动手的趋势。

    “威胁我?”杨开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些许戾气。

    “你可以这么认为!”雷光的高手冷着脸答道。

    “那你呢?”杨开将目光转向飞虹院的高手,眯起的双眸中满满的危险在闪烁。

    这人轻哼一声。什么话也没说,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好!”杨开微微颔了颔首,神色忽然狰狞起来,两只手上真元瞬间吞吐,同时袭向谢荣和黎芙的一只肩膀。

    伴随着两声脆响,谢荣和黎芙两人的脸色陡然苍白,旋即。惨叫声从他们口中传出。

    两人各自被打断了一只胳膊!

    “你……”雷光和飞虹院的高手面色大变,惊恐而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万没想到他竟如此疯狂。

    管迟乐更是象看疯子一般。眼神古怪。

    所有的年轻人同样如此。

    杨开神色冷峻,轻瞥了那两人一眼,眸中现出鄙夷不屑。冷哼一声道:“下一掌,我会打在他们胸口上!”

    “你敢!”雷光和飞虹院的高手同时震怒,真要被打在胸口上,谢荣和黎芙哪还有命活?

    “你们可以试试!”杨开鄙夷一笑。

    两人不禁微微失神,他们没从杨开的脸上看出丝毫迟疑和害怕,也没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什么威胁和开玩笑。

    他说的就是真话。

    两人这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没怕过他们,否则也不会这么果断动手。而且,他的个性必定是吃软不吃硬,刚才两人的威胁显然触怒了他。

    “说说吧。你到底要如何才肯善罢甘休!”飞虹院的神游境高手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

    “你们没法给我想要的答案。”杨开嘿嘿一笑,目光微微转动,望向黑暗中的某处。

    那一个方位上,向楚不禁捏了捏鼻子。儒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有趣的笑容。

    “少爷……”他身后的一位神游境高手眉头不禁一皱,“他是在看你?”

    “恩。”向楚轻轻点头,“人家知道我在这里呢,他怎么知道的?”

    “这年轻人的直觉太敏锐了!”

    “或许吧。”向楚心里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但也没有更好的解释,想了想。洒脱一笑,率先走了出去。

    片刻后,便已接近出事的地点,向楚扬声喊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听到打斗的动静?”

    似乎是觉得能主事的人出现了,两方紧张的气氛陡然缓和许多。

    不过血战帮和风雨楼这边的弟子们不禁有些担忧,反倒是雷光和飞虹院的弟子们幸灾乐祸起来。

    他们觉得,杨开这般明目张胆地攻击谢荣和黎芙,肯定是要被追究责罚了。

    “向少爷!”在场的三个神游境连忙冲向楚行了一礼。

    向楚只是淡淡点头,温和地冲胡家姐妹一笑。

    谢荣和黎芙更是争先恐后地嚷嚷起来:“向少救命啊,这人要杀了我们!”

    话音未落,杨开甩手就是两巴掌打了过去。

    啪啪两声,在黑夜中是这般响亮刺耳。

    向楚眉头不禁微微一皱,隔着十几丈的距离,与杨开对视了一眼。

    目光中隐隐有些不悦,不过很隐蔽。

    “向少,这事是这样的……”雷光的那个高手连忙上前,欲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禀告一番。

    向楚却举了举手,目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胡媚儿身上,道:“媚儿你说说,到底怎么了?”

    胡媚儿心中关切杨开,也没去在意向楚的称呼,当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是这样的么?”向楚听完,看向雷光和飞虹院的人问了一声。

    那些人一阵迟疑,也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把目光投向各自的长辈。

    向楚冷笑一声:“怎么?本公子问话,没人回答么?”

    众人赶紧低下头,齐声道:“是的。”

    向楚洒然笑道:“既是如此,那便是谢荣你和黎芙姑娘做的不对了,大家虽然宗属不同,但既然来到这里,那便是共抗苍云邪地的一份子,理当互相帮助,你们挑衅人家在先,这位朋友出手教训也是理所当然,技不如人,怨不得谁,还不赶紧起来,给风雨楼和血战帮的诸位赔罪?”(未完待续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