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献祭媚奴
    (.)    感冒,似乎把女儿也传染上了,郁闷了。(搜读窝.souduwo)

    情非得已,老者也唯有拉下脸面冲杨开喊了一声。

    闻言,鬼王谷不少人都冷笑一声,讥讽地朝老者看了一眼。

    那宝器宗的赵蓉更是面色不岔,轻声嘀咕:“这老家伙,刚才还想坑害我们,现在居然又来求,脸皮真厚!”

    老者刚才动的小手脚,众人全都看在眼中,虽然全都恼火无比,可碍于他的实力强大,也不敢发作出来。

    老者将众人脸色看在眼中,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淡淡道:“年轻人,需知山水有相逢,说不得你等会就有求与老夫,先卖老夫个人情如何,帮我一把,看你刚才的动作,似乎也不费什么事。”

    语气虽淡,但眼中精光肆意,任谁都能听出他口中的威胁之意,大有你敢不帮我就如何如何的味道。

    杨开心中冷笑,面上却一本正经,缓缓摇头道:“帮不了,我真元耗尽了,得恢复一会才能再战斗!”

    一边说着,一边真的盘膝坐了下来。

    鬼王谷和宝器宗众人闻言心中一惊,连忙将自己携带的最好的补充真元的丹药取了出来,递给杨开让他服用。

    倒不是他们好蒙骗,只是关心则乱。

    而且,杨开弄出的阵仗也绝对是消耗了很多真元,这一层层的防御罩中蕴藏的能量让每个人都惊心动魄,任谁动用了这么多真元。也该恢复补充了。

    胡娇儿和胡媚儿两姐妹对视一眼,抿嘴轻笑着。

    她们都知道杨开有那种神奇的补充真元的液体,哪里会相信他的鬼话。

    这边高台的动静印入老者眼中,搞得他一时间也不知杨开说真话还是假话了,倒也没再逼迫,只是皮笑肉不笑地道:“也罢,你先且恢复着。”

    说完。便专心应付着眼前的战斗了。

    高台上,鬼王谷和宝器宗一群人啧啧称奇,没想到在这混乱之中。杨开还能制造出一处绝对安全的避风港。

    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另一边高台的战斗,一边压低了声音评头论足,直把余庆一行人气得七窍生烟。气血翻滚。

    老者不愧是神游境高手,一身真元源源不息,招式看似平淡无常,实则威猛无比,竟以一己之力,独战四只邪灵不落下风。

    他在战斗中,也尽可能地去守护着自己的三个后辈,倒是逍遥宗一群人显得有些像是后娘养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一群人奋力战斗。真元迅速流逝。

    余庆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白皙了,那几个穿着暴露的媚奴也顾不得卖弄风骚,个个都香汗淋淋,疲于应付。

    真阳元气防御罩外,那些邪灵不停地打转。企图寻找弱点,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可以攻破的地方。

    不一会儿,它们竟是放弃了这边,朝老者的高台那边飞去。

    刹那间,那边的高台处险象环生,老者怒吼中。一身实力也全然爆发出来,各种秘宝和武技层出不穷。

    逍遥宗众人怪叫连连,却始终无法应付那么多的邪灵。

    “前辈,前辈!”余庆焦急中大呼,“救命啊!”

    逍遥宗人数虽然不比鬼王谷少,但因为无论男女都精通房事,在房事中获取修为,所以真元驳杂不堪,根本不足以应付这混乱的场面,眼看防御要被突破,余庆不得不张口呼救。

    “嘿嘿!”老者阴笑几声,“老夫自己都快腾不出手了,哪有功夫去救你?”

    余庆心中大骂,知道这老家伙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当下赶紧开口道:“前辈若能保我们不死,我逍遥宗定有厚报!”

    “说来听听!”老者眼中精光一闪。

    “若我等能活着回去,每人可奉送前辈一个媚奴!前辈既对我们逍遥宗的手段有所了解,肯定知道媚奴的作用吧!”生死关头,余庆也不敢再说什么废话,直接开出了丰厚的条件。

    闻言,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淫秽之光,咧嘴笑开了:“老夫自然知晓,你们逍遥宗的媚奴,可以通过特别的功法,将一身精元全部送给与之交合的男人嘛!”

    “正是如此!”余庆点头。

    老者大笑:“不错,你们有四个人,老夫若是能吸干四个媚奴的精元,实力也会提升不少。”

    “前辈明白就好。”余庆心中焦急,大骂这老家伙唧唧歪歪,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陪着干笑,“还请前辈出手援救!”

    老者冷哼一声:“只不过老夫听说你们逍遥宗的男人,每一人都不止拥有一个媚奴,看你身份不低,最起码也有四五个吧?”

    余庆神色一苦,这才醒悟这老家伙的胃口有多大。

    “小子倒是好福气!”老者淫笑着,“这样吧,老夫可以尽可能地帮助你们,但是老夫要八个媚奴!也就是你们每人送我两个媚奴,这才有让老夫出手的价值!答应不答应,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嘿嘿,若是命都没了,还要那么多媚奴干什么?”

    最后一句话,彻底戳中了余庆的软肋,阴沉着脸,几乎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余庆连忙点头:“好,成交!”

    “小子够果断,是成大事的人!”老者哈哈大笑着,招式骤然更凶猛许多,将逍遥宗众人也包裹在招式余威下,有他这么一出手,余庆等人立刻感觉轻松不少。

    物有所值啊,余庆自我安慰着,心疼的感觉这才淡薄下去。

    逍遥宗的男弟子虽然每一人都不止一个媚奴,但媚奴培养起来也需要时间的,这一下每个人就送出去两个媚奴,对他们也是巨大的损失。

    余庆和那老者谈条件的时候,逍遥宗的那些媚奴们也是丝毫无动于衷,似乎觉得与她们没有关联一般。

    “记住你的话,若敢反悔……老夫叫你逍遥宗满门尽墨!”老者冷森森地提醒一句。

    余庆心中一突,不知这老家伙什么来历,口气比天还大。连忙陪笑:“不敢,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多人都隐蔽地撇了撇嘴。

    余庆若是君子,那天底下就没小人了。

    杨开等人在另一边的高台上冷眼旁观,一群人也没了刚才劫后余生的喜悦兴致,在这种环境下,很难开心起来。

    大家都不知道这些邪灵什么时候会退去,一时间不禁生出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凉感。

    那边老者等人的战斗依然在持续着,不断地有邪灵被击杀,漂浮在他们身边的邪灵本源也有不少了,但没人有时间去收取,渐渐地,这些邪灵本源也落了下去,融入邪煞泉水中。

    忽然,老者神色一变,张口怒喝:“逍遥宗的,赶紧献祭你们的媚奴!”

    语气急促,不容反驳。

    “啊……”余庆一呆,惊讶地看着老者,不知他为何突然这么说。

    “不想死就快点!”老者急促地催着,面上隐约浮现出一丝戾气!

    “可是……”余庆不知他要干什么,但此刻献祭媚奴并不是什么好时机,人数本来就够少了,媚奴再一被献祭,逍遥宗的人直接会减少一半。

    他自然下定不了决心。

    “老夫给你三息时间,若不献祭,我就杀了她们!”老者面色阴鸷地下达最后通牒。

    “师兄,怎么办?”逍遥宗几个男弟子都眼巴巴地瞅着余庆,一脸焦急和无奈。

    “献祭!”余庆面色恼怒,也不敢再迟疑了,他们现在是因为有老者时不时地帮忙守护才得以维持生命安全,若老者也对他们下手,那他们恐怕立刻就会死。

    虽然不忍心这样把媚奴献祭了,但余庆也别无他选。

    余庆一下令,几个逍遥宗男弟子当下皆都猛打出一招,逼退面前的邪灵,然后各自搂住了身边的媚奴,在她们的微笑甜蜜的注视下,深深地吻了上去。

    冷珊面露不忍之色,撇过了脑袋,悄悄地拉了一把赵蓉和胡家姐妹:“不要看!”

    “怎么啦?”赵蓉疑惑不解。

    冷珊显然知道媚奴被献祭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才会这般好意提醒。

    沈奕也是微微一声叹息,面上涌出一丝悲怆的味道,其他的鬼王谷弟子更是大多数都低下了脑袋,不去正视。

    虽然他们一直与逍遥宗关系不睦,也时常与媚奴作战,但到了这最后关头,还是忍不住有些同情这些被奴役了身心,变得连人都不如只是工具的媚奴们。

    并非是她们不懂自爱,也并非她们天生淫荡,只是逍遥宗的男人用特殊的手段调教的而已。

    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虽然冷珊叮嘱她们不要看,可赵蓉和胡家姐妹还是忍不住悄悄地朝那边打量过去。

    入眼所见,三个女子的眼眸剧烈颤抖起来。

    只见在那激情的深吻中,几个媚奴的身体上涌现出一圈圈波纹般的涟漪,随着涟漪的扩散开,她们的花容月貌迅速苍老,娇美身躯也肉眼可见的干瘪枯老起来,仿佛几十年的岁月,一瞬间在她们身上流逝了。

    而自她们的口中,这些媚奴一身的真元和血气化为能量,全都源源不断地度给了逍遥宗的男人们。

    那些面色苍白,看起来气血虚浮的逍遥宗男弟子,似乎被打了鸡血一般,刹那间面色红润起来,变得容光焕发,个个英俊潇洒,倜傥不凡。

    连带着他们的实力,也忽然大涨。(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