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避难
    前方不知有什么危险,但后面和左右方向却是根本去不得了,也只能闷头前冲。

    一连跑出十几里地,众人忽然顿住了步伐,眼珠子剧烈颤抖地望着前方。

    前面一大块地盘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紫色邪灵,这些邪灵鬼魅一般地飘荡来回,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彼此间正在厮杀不停。

    而且,四面八方还有越来越多的紫邪灵正在朝这边汇聚,看起来惊心动魄。

    就连杨开都被这场面给吓了一跳,更妄论鬼王谷和逍遥宗的人马。

    虽然修炼的是真阳诀,克制邪灵,但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些,真要是一起涌上来,杨开估摸自己根本没法反抗。

    一瞬间,不少人都被巨大的绝望充斥了心神,眼中溢出了惊恐和害怕之意,傻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前有狼,后有虎,根本没地方去,基本已是绝人之境!

    “杨兄,杨兄!”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唤声,似是在呼喊杨开。

    听到声音,杨开扭头一看,正看到先前见过一面的陶阳一头汗水地冲自己招手。

    他此刻身处在一座高台上,这个高台看起来是天然生成的,宛若一个大石柱,耸立在凶煞邪洞中,顶端是一片光滑的台面,离地大概有七八丈的样子。

    陶阳的身旁,那三个师弟师妹也都聚集在一起,神色仓皇失措。

    除此之外。不远处还有一个这样的高台。

    “去那边!”杨开眼前一亮,领着冷珊等人朝那冲去,余庆等人看到生机,也是马不停蹄地紧随上来。

    生死逃亡关头,杨开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前面迎来几只乱晃的紫色邪灵,全被杨开用真阳元气打飞出去。

    一路横冲直撞。肆无忌惮,总算在众多邪灵的包围中打出一条生路,与鬼王谷的众人齐刷刷地跳上陶阳立足的高台。

    高台的面积并不是很大。陶阳一行本就有四个人了,鬼王谷这边七八个人再一上来,顿时显得有些不太宽敞。虽不算拥挤,可也容纳不了逍遥宗的那群人。

    上了高台,杨开霍地转身,冷冷地盯着余庆一行。

    好在他们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此刻不可能叫别人让出位置。

    所以也只是在旁边打了一个转,纷纷祭出自己的秘宝,守护周身,朝不远处一座无人的高台上飞去。

    那些个秘宝在昏暗的洞穴内散发出一道道华光,全都是火属性,又或者电弧闪动的秘宝。唯有这些攻击,才能克制邪灵。

    无数邪灵在高台下方飞来荡去,互相攻击尖叫,宛若发狂一般,高台上却是安全至极。并未被波及,这不禁让所有人都疑惑不解,不知道这高台到底隐藏了怎么的玄妙。

    “杨兄,又见面了。”陶阳苦笑地望着杨开。

    杨开回望着他,抱拳感激道:“多谢了。”

    “杨兄客气。”

    “你们怎么在这里?”

    “跟你们一样,被追过来的……”陶阳干笑连连。说起来他带着三个师弟师妹,一直在杨开后面赶路,结果什么都没碰到,沿路所过之处干干净净,一只邪灵都没有。

    不得已,陶阳只能带着那三人改变了方向,不与杨开走一条路,这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就深入到紫邪灵地盘上了,好不容易碰到一只落单的紫邪灵,都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发生了变故。

    身后一大群邪灵追过来,待逃到此处的时候,蒙人提醒,这才窜上高台避难。

    “此地还有别人?”杨开惊疑,四下打量,发现距离自己差不多有一里之外的地方,果然是有两个纤细的身影,盘坐在那边的高台上。

    一里的距离,换做平时,杨开能看得毫发毕现,但在这地底深处,视线受阻,却看不太清楚,只知道那是两个女子。

    “是逍遥宗追的那两人。”冷珊往那边撇了一眼,轻声道。

    杨开淡淡点头。

    “这些是杨兄新交的朋友?”陶阳好奇地望着鬼王谷众人,杨开之前是一个人进凶煞邪洞的,现在忽然跟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看起来也不像陌生人,不禁让他有些奇怪。

    “哦,以前认识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杨开解释一句。

    陶阳轻笑:“看样子杨兄亲朋遍天下啊,在这里居然都能碰到故人,佩服佩服!在下宝器宗陶阳!”

    “宝器宗?”沈奕惊呼一声,冷珊也是美眸中泛着异彩,朝陶阳望去,显然是听过这个宗门的名头。

    “失敬失敬,原来是宝器宗高徒,我们是鬼王谷的,沈奕!”

    “沈兄!”陶阳呵呵一笑,并未因为鬼王谷是邪宗而有什么神色变化。

    杨开也是有些意外地看着陶阳,没想到他居然出身宝器宗。

    宝器宗……

    很特殊的一个宗门。

    也是很小的一个宗门。

    整个宗门不过百人,连三等宗派都排不上,只是最末流的存在。可是它的大名却丝毫不逊于药王谷。

    药王谷炼丹,宝器宗炼器!

    天下间仅有的几件玄级上品秘宝,有一半是出自宝器宗之手。

    宝器宗炼器手段别有风格,独树一帜,宗门虽不大,名头却很响亮。

    宝器宗,每年炼器不过二十件!

    但全都是天级以上的货色,被各处势力蜂抢。

    那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家主宗主们,都不一定有宝器宗弟子身上带的秘宝多,质量好,档次高。

    所以世人有笑言,任何一个宝器宗弟子,都是一座宝藏。

    之前杨开没怎么在意这几个人,现在听陶阳说他是宝器宗的,再仔细一看,发现果然如此,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女子戴的首饰,手持的兵器,还有腰间那些玉佩,个个都是档次不凡的秘宝。

    陶阳敢直言自己是宝器宗弟子,看样子也是真心结交众人,所以才不会隐瞒身份。

    见他这般坦诚,杨开也懒得再藏掖着了,抱拳道:“凌霄阁,杨开……”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愕然万分地看着杨开,一脸惊讶的样子。

    冷珊缓缓摇头,似乎知道杨开这么说会产生什么效果。

    “我草!”程英喃喃出声,眼珠子都快裂出眼眶了。

    沈奕愣了好一会,才哈哈大笑起来:“涨见识了,沈某今日算是涨见识了。”

    这般说着,又压低了声音道:“原来你们凌霄阁这么厉害,出来的人个顶个的犀利啊。”

    先有邪主出身自凌霄阁,现在连杨开也是凌霄阁弟子了,怎能让人不惊诧,单凭他与邪主是同一宗门,就足以让人重视起来。

    “两位今日这般坦诚,我鬼王谷感激不尽!”沈奕神色一正,沉声道。

    “喂喂喂……”冷珊喊了几声,“你们这些男人,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嘛?能不能先不要说别的,看看怎么化解眼前的危机好不好?真不知道你们脑袋里面都在想什么。”

    “就是就是!”那宝器宗的蓉妹也是连连点头。

    几人相视苦笑,杨开扬眉看着陶阳问道:“陶兄你先来的,对这情况有没有什么了解?”

    “了解不多。我们这次来,只是因为师尊说他想要些邪灵本源,看能不能用来炼器,这还没到手,就发生变故了,一路跑到这里来,没一会,你们就过来了。”

    “哦。”杨开皱了皱眉头,朝下方打量着,只见下方邪煞之气如浓墨一般翻腾不已,看起来似是一团遮蔽了大地的乌云,那些紫邪灵在煞气中穿梭着,一边吸收煞气壮大自身,一边与其他邪灵交锋作战,时不时地有邪灵被击杀,留下一团团诱人的邪灵本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么一会儿,下面的邪灵本源已经有好十几团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邪灵被击杀,也产生了更多的本源。

    所有人都目光炙热地望着那些本源,却无人有胆子下去抢夺。

    不说那数量众多的邪灵会不会攻击人,就是那浓墨般的煞气,沾上了恐怕也没什么好结果。

    “如果真想了解的话,我觉得还是得问问那边的两位姑娘才行。我们也是得了她们的好意提醒,才能避开一难,她们知道的应该比我要多。”陶阳说着,朝远方看了看。

    “沈奕!”余庆显然也发现那两个女子的藏身之地了,目光阴鸷地看了好大一会,嘴角边露出得意阴邪的笑容,然后转头看着鬼王谷这边喊道:“你们现在若能将那两个女子给我擒来,黄泉池可以给你们开放两个月!”

    沈奕冷笑一声:“余庆你疯了不成,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自身都难保了,还要打人家的主意!先想想怎么活下去才是真的。”

    余庆冷森森地笑着:“就算是死,我也要她们死在我的胯下!”

    “白痴!”沈奕唾了一口唾沫,一脸的鄙夷。

    “别跟他废话,这一次若是能大难不死,以后再也不跟他打交道了。”冷珊厌恶至极。

    这边沈奕和余庆的谈话声显然是传到了那两个女子的耳中,一里外的高台上,两个女子都有些戒备地望着这边,目光中透着浓浓的警惕。

    杨开皱了皱眉头,起身道:“我过去问问。”

    “啊……很危险的。”沈奕惊呼道,现在这四面八方都是邪灵,唯独高台这里还算安全,一旦离开高台,说不定就会遇到什么危险。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