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聂咏之死
    胡娇儿冷笑连连:“你都说我是女子了,胜之不武又怎样?再说你,既然你觉得男人本就高人一等,却要与我比试,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方子奇被反驳的哑口无言,连连唏嘘:“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龟型妖兽的命运,在三派弟子齐齐出动的那一瞬间便已决定了一半,苏颜的再一次出手彻底葬送了它仅有的生机。

    此刻的它,面对三派弟子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而这一切的根源,却在于杨开那气势磅礴的一拳。正是那一拳,激起了三派弟子的斗志,让他们有了勇气与这等庞然大物战斗。

    胡媚儿正在帮他包扎,那右臂上,血管爆裂,一直颤抖不已。

    杨开万万没想到星痕施展出来的威力竟如此强大,强大到自己根本无法掌控,那一拳打出之后,自己的身体更是直接麻痹,动都动不了。

    如果不然,他哪会象标枪一样杵在这里?直到此刻,身体的麻痹感才减缓许多,浑身的巨疼也随之传来。

    目光注视着那几百弟子的战斗,杨开并没有发现解红尘神色的狰狞。

    自杨开那一拳爆发出来之后,他就一直呆立在天空中,仿佛失去了神智。直到不久前他才终于清醒过来。

    他知道,杨开在这传承洞天内定是获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奇遇,否则以他的实力。根本爆发不出那样的一拳。

    那可是让六阶顶峰妖兽都重创的一拳!

    不能再让他成长下去了,再让他成长下去,自己不但得不到苏颜,甚至连本身都有危机!

    一念至此,解红尘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冲下方的一个人打了个眼神。

    这个人是聂咏!

    他和蓝初蝶一样,都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了伤。此刻正在杨开背后不远处恢复。

    聂咏现在也是五味交杂,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他与杨开共处过好几天,一直对其言语不善。处处刁难,后来更是带人追杀过他。

    但当时并没有找到杨开的藏身之处,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不过杨开的存在却依然让他如鲠在喉,如芒刺背。

    他还记得十几天前杨开逃跑的时候说过的那一句话。

    只是十几天不见,杨开竟然变得强大如斯!聂咏几乎吓傻掉了,那一拳要是轰在自己身上,自己怕是得粉身碎骨。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大家的目光都盯在那妖兽身上,暂时无暇他顾,等会妖兽死了之后,自己该如何面对杨开的怒火?

    正焦急间,聂咏看到了天上的解红尘正在对自己使眼色。

    他看清了解师兄的意思,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但旋即。聂咏的眼神便阴冷了下来。是的,自己若想活,就唯有把杨开给干掉!否则他必定会找自己报仇!而且解师兄也要自己这么做,就算自己杀了杨开,有解师兄一力袒护的话。自己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杨开那一拳带来的威慑,让聂咏没办法冷静思考,唯有将希望寄托在解红尘身上。

    缓缓地站起了身,聂咏一步步地朝杨开走了过去。

    面对这样的危机,杨开仿佛丝毫不知,仍然站在原地没动。

    聂咏的步伐加快许多。现在杨开身边只有一个血战帮的胡媚儿,只要自己出手够快,必定能将他击杀。

    至于杀了他之后的事情,已不在聂咏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基本上所有人的心神和目光此刻都被那龟型妖兽牵引,没人注意到聂咏的动作,唯独一人例外。

    那便是蓝初蝶。

    自杨开横空杀出救下苏颜,再一拳重创了这龟型妖兽之后,蓝初蝶的心中就一阵阵的酸涩和懊恼。

    她没想到,十几日前还跟在自己身后,对自己惟命是从的这个师弟,此刻竟能展现出这样的雄风。若早知道的话,若早知道的话……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原本可以拥有一块美玉,但却把它当成石头给丢弃了。这种得与失的落差,让蓝初蝶后悔万分。

    别人都在看三派弟子与妖兽大战,她却一直在看着杨开的背影,那个背影让人目眩神驰。解红尘之流与他比较起来,宛若云泥之别。

    这次的祸事可以说是解红尘引出来的,但最后却是这个人化解的,这番一比较,高下立判。

    聂咏的动作很快便引起了蓝初蝶的注意,她开始并没有想太多,只以为聂咏恢复的差不多要上去参战,可看了一会之后发现并非如此,聂咏的目标竟是站在那里的杨开。而且在行走间,聂咏身上也传出了若有若无的元气波动。

    蓝初蝶是个聪慧的女子,立马便明白聂咏到底想干什么了,正欲提醒杨开一声,话还没喊出口,她就突然看到站在那里的杨开猛地扭过头,用一种戏谑的眼神朝聂咏望了过去。

    他在笑,笑的很邪气,露出几颗白牙。

    聂咏猛地顿住了,心惊胆寒地看着杨开。他不知道杨开是怎么察觉到自己的动作的,但被对方用那种眼神一看,聂咏便有些毛骨悚然。

    他看着自己,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

    “聂师兄!”杨开缓缓地转过身,笑望着他。

    “杨师弟。”聂咏吞了口口水,步伐有些微微往后移动的迹象。

    “你是来杀我的?”

    这句话直接点破了聂咏心中所想,吓了他一跳,惊慌中连忙摆手,强笑道:“杨师弟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这么做?你我同门师兄弟,我怎么会,呵呵……”

    聂咏觉得自己的脸皮在一阵阵抽搐。倒不是因为睁眼说瞎话而害臊的,而是惊恐。

    面对着能一拳重创六阶顶峰妖兽的人,他如何不惊恐?更何况这个人与他还有死仇。

    说话间,聂咏一步步地朝后退去,举着双手干笑不已,示意自己并无恶意,腿肚子一阵打摆。

    “聂咏!”杨开脸上煞气满布。突然怒喝一声。

    聂咏正心虚间,哪敢答话,连忙转身就跑。还不等他跑几步,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呜咽的呼啸。

    匆忙间扭头看去,聂咏神魂皆冒。他看到一支通体黝黑大约一尺长的锥子从杨开那里飞了过来,那锥子中传来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

    这笑声诡异飘忽,充满了邪恶,传入脑海,让聂咏越发恐慌。

    十几丈的距离,锥子瞬息便至,聂咏不甘坐以待毙,连忙转身抵挡,匆忙间的交手,聂咏惊喜地发现这锥子的威力竟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恐怖。以他的实力虽然难以抵挡,却也不至于很快被杀。

    聂咏大喜过望,心知杨开现在的情况根本不象表面上看起来这般从容,他定然也是强弩之末。

    惊喜之下,聂咏且战且退。想摆脱锥子的攻击,可那诡异的黑色锥子竟是一直追着他,那桀桀的怪笑从来不曾停歇。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就算它是秘宝,也得由人驱使才能动起来吧?杨开明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为何它还会攻击自己?

    正惊慌间,背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聂咏回头一看,正见到蓝初蝶撑着受伤的身子冲了过来,面色冷静中带着一股决然。

    聂咏大喜:“蓝师姐救我。”

    蓝初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让聂咏没来由心中一突,正不明其意的时候,蓝初蝶却是猛地在他背上打了一掌。

    “啊!”聂咏一声惨叫,身子踉跄冲出,迎面而来的黑色锥子中的笑声越发得意猖狂,还有一丝意外,但却是间不容发地穿过聂咏的胸膛。

    “蓝师姐你为何……”聂咏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话还没说完,双眼突然暗淡,身子软绵绵地倒下。

    蓝初蝶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盯着聂咏,却发现他的胸口处根本没有丝毫伤势,那穿透进去的锥子竟也不见了踪影。

    但旋即,那锥子便又冲了出来。

    依稀间,蓝初蝶听到了聂咏的哀嚎之声,这让她不禁头皮炸麻,脸蛋瞬间失去了血色。

    抬头朝杨开那边看去,正见到对方用一种冰冷的目光深深地看着自己。

    蓝初蝶心中一突,抿了抿嘴咬牙道:“他想杀你!”

    杨开没说话,只是把手一张,那锥子便化为一缕黑芒,缠绕在他指尖,旋即消失不见。

    两人对视良久,杨开才慢慢转开目光,从始至终什么都没说,蓝初蝶凄凉一笑,直接跌坐在地上,浑身香汗淋淋。

    “哈哈哈哈!”杨开的体内,地魔的猖狂大笑传了出来,笑声疯狂血腥,伴随着大笑,他仿佛还在咀嚼着什么。

    杨开知道他在咀嚼什么,那是聂咏的神魂!只不过杨开也没想到,破魂锥竟然有这种诡异的作用。

    “还杀不杀,还杀不杀!”地魔一边咀嚼着聂咏的神魂一边亢奋地喊道:“好久没聆听过这种动人的声音了,好久没品尝过这种鲜嫩的滋味了,少主,还要不要杀?老奴随时都可以出动!”

    杨开心念一动,地魔的大笑瞬间变成了惨呼,哀声求饶。

    过了好片刻,地魔才稍稍恢复过来,但他哪还有刚才的放肆,一边喘息一边小心翼翼地道:“少主,为何?”

    “破魂锥的真实作用,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少主你没问呐。”地魔冤枉死了,谨慎地答道:“而且这东西太邪恶,我怕少主知道了心中不喜!”

    “我现在心中也不喜!”杨开补充道:“很不喜!”

    地魔顿时颤抖起来。

    等了好片刻,杨开才道:“不过这次做的不错。记住,只有这一次,下次你若再敢隐瞒什么,自己知道后果。”!~!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