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必死无疑?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

    数百人震惊茫然的眼神还未恢复清明,惊呼声才刚从他们的嘴中喊出。

    那人影飞奔过后留下的红光也未曾消散,顺着这红光的移动轨迹,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人是从什么地方冲出,又从什么地方跳起接住了苏颜往下坠落的身子。

    体型庞大的龟型妖兽正风驰电掣一般冲撞过来。

    在龟型妖兽前方不到一丈处,一男一女紧紧依偎在一起,望着这两道身影,仿佛能看到一种同生共死的决然和义无反顾。

    这一瞬间,杨开和苏颜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后者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诧,愕然,前者眼中却只有一丝怜惜和哀伤。

    这种眼神让苏颜第一百四十三章必死无疑?心头一颤。从未有哪个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她,长辈看着她,只有欣慰和赞同,同辈看着她,只有爱慕和尊敬,后辈看着她,只有敬仰和崇拜,兴许也有人会用嫉妒羡慕的眼神看过自己。

    但这种怜惜和哀伤的眼神,却是苏颜平生头一次看到。

    她是天之娇女,没人有资格这样看着她。

    他在怜惜自己么?他又在哀伤什么?这淡淡的伤痛犹如一根利针,刺穿了苏颜冰封的身心,让她心口忍不住一疼。

    在这一瞬间,她仿佛能够感受到他为何在哀伤。

    但是……好暖和!这个人的身体,很暖和。长这么大,苏颜从未体会过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要融化了,本身修炼了冰心诀,冰封了身心和一切情感在她的世界中,只有冷,只有寒,再无他物。

    寒与暖原本是相克对立的,自己应该对他身上的炙热暖意感到厌恶才是,为什么现在却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就这样被他抱着,即便海枯石烂,即便天塌地裂,自己都不想再动一下手指头。

    不由自主地苏颜用手捏紧了第一百四十三章必死无疑?杨开的衣服。

    时间再次流逝。

    “是杨开!”胡娇儿惊呼一声,她根本没发现杨开到底是什么时候冲出去的,刚才的她,也被苏颜施展出来的那惊天手段给震住了心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已没了杨开的踪影。

    胡媚儿一把捂住了嘴巴,将那一声惊叫摁了回去,眼珠子剧烈颤抖地看着龟型妖兽的前方生怕见到自己不愿意见到的一幕。

    “找死!”龙俊冷哼一声。

    下一刻,被冰封的龟型妖兽便朝杨开弓起的背上撞了过来,虽然杨开在跳起的时候已经竭尽所能地让自己的身形偏转,做出了一些规避的动作,但现在的他实力太低,根本没办法飞行又用自己上冲的力道化解了苏颜下坠的趋势,导致两个人的身体在一瞬间几乎是定格在空中。

    所以这一撞,避无可避。

    就在龟型妖兽与杨开有接触的那刹那,他那弓起的背部也顺势朝前一挺,借助着这一点点缓冲的时间,最大化地减少自己的损伤。

    碰……地一声,杨开和苏颜两人就如出膛的炮弹直接被撞飞出去一路飞出几十丈远,才慢慢落向地面。

    两人抱在一起,滚葫芦一般翻滚起来,又滚出十几丈身上的冲撞力道才渐渐消失。

    翻滚的身子终于停了下来,杨开一身狼狈不堪,面如金纸,而被他压在身下的苏颜却毫发无伤唯独那洁白的衣衫弄脏了一些,头发凌乱了许多。

    一口鲜血喷出杨开几乎是失去了浑身的力道,一头载在苏颜的胸口上。

    苏颜的美眸颤抖着,鲜少有什么波澜的内心这一刻再也无法平静,她缓缓地仲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杨开的脑袋上,如抚摸,如安慰,一动也不动。

    刚才的翻滚,是杨开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几乎所有冲撞的余力都被他一人的身体化解,苏颜本人的身子连地面都没有碰撞到。

    嗤……被冰封的龟型妖兽带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将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滑出几十丈距离,才渐渐停了下来,定在杨开和苏颜不远处的位置。

    天地间一片静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怔怔地看着那倒在地上,紧紧抱在一起的男女。

    换在平时,这种事情只怕会引起无数人的公愤。

    没有哪个男人能这样轻薄苏颜,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神圣高贵的,世人唯有仰望,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但是此刻,不但有男人伏在她的身上,那个男人甚至还把脑袋埋在苏颜的胸口上,嗅着她的体香,感受着她的柔软。

    尽管如此,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对一个死人,你能生气么?

    对一个死人,又有什么好气的。他拼了性命把苏颜救了下来,这是他临终之前应该享受的片刻恩泽。

    所有人都觉得,在那种蛮力的冲撞下,杨开必死无疑。

    唯独只有解红尘,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一双眼珠子都红了。

    上次他亲眼看着杨开把玩着苏颜的玉手,就已经让他嫉妒成狂,如梦魇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每每想起便心如刀绞,而这一次这个人更过分,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了这样的事,让他如何能忍?

    解红尘满腔的愤懑和怒火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盯着杨开的眼中,浓浓的杀机肆无忌惮地散开。

    躺在杨开身下的苏颜,隔着上百丈距离,缓缓地抬起眼眸,冰冷地看了他一眼。

    解红尘浑身一颤,陡然清醒了过来。再望向下方,却是满腹的懊恼和悔恨!

    如果刚才是自己奋不顾身把苏颜救下来,那现在享受这种事情的不就是自己么?以自己的实力,即便被那龟型妖兽撞上一下,也绝对不会死,顶多就是个重伤。

    以重伤之躯换取苏颜的青睐,这笔买卖怎么算怎么划算。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当时没能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当时只沉浸在那巨大虚幻的苏颜的影子上,而忽视了她本人的危机为什么这个人没被那虚幻的影子影响?

    大好的良机,竟就这样白白错过!

    狂风吹起,天地萧瑟。

    拂动了苏颜的秀发,拂起杨开的衣袍,在烈风中哗哗作响。

    没人敢上前,所有人都停在原地。

    苏颜一双眼睛仰望着那混沌的天空,呢喃一般的轻哼歌谣从她的嘴中响起,这歌声旁人听不到,唯独只传入了杨开的耳中。

    歌声飘渺,清冷中夹带着一丝向往。

    伴随着歌声,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轻拍着杨开的脑袋,宛如一个尽职尽责的母亲在哄着孩子安睡。

    一旁,那巨大的龟型妖兽扬起前肢,狰狞的面容定格在冰块中,仿佛随时都会将下面的苏颜和杨开踩成肉泥。

    这是如诗如画的一幕,却透着一股凄凉的绝美。

    一曲唱罢,苏颜的动作停了下来,呼出一口气,香风吹动了杨开的鬓发,轻声道:“恢复好了,就起身吧。”

    “这是什么曲?”杨开一动也不动,只有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虚弱,并非作假。

    苏颜沉默良久,才开口道:“我不知道,记忆中就有的曲子。”

    “很好听。”杨开慢慢地抬起头,嘴角边有血丝,脸色苍白,身躯颤抖,却一点点地支撑了起来。

    苏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原本存在的各种情感也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唯有彻骨的寒。

    杨开微叹,知道这位师姐已经强行抚平了心中的涟漪,让那一池心湖再次归于平静。

    伸出手去,朝她示意着。

    苏颜把小手递了过来,借着杨开的一拉之力,缓缓起身。

    缕一下脸边凌乱的青丝,将它们别在耳后。此刻的苏颜,纵然一身灰尘,头发也稍显散乱,但不变的却是她那神圣的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

    “怎么可能?”震惊的呼声终于响了起来,紧接着连成了一片,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朝杨开望了过来。

    这个他们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男人,此刻竟然好端端地站了起来,虽然看上去惨淡凄凉,却根本没有性命之忧。

    他的身子是铁打的不成?承受了那样的一撞,居然还不死?

    血战帮那边,龙俊不禁动容。

    胡娇儿和胡媚儿也一口气没忍住,重重地喘了一声。胡媚儿脸上挂着一丝如释负重的笑容,眼角隐有一丝泪痕,失声一般地喃喃不已:“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说着,竟捂着嘴哽咽起来。

    胡娇儿一愣,仲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角,那里也有一滴泪水划过。

    怎么回事?胡娇儿怔在当场,虽说她现在不讨厌杨开了,也为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而揪心紧张,但胡娇儿知道,大多数人的心情都跟自己一样,没人会无动于衷。

    可自己还不至于为了一个不太相熟的男人死里逃生而喜极而泣吧?

    更何况,自己现在虽然不讨厌那个杨开,可对他也没有好感啊。

    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胡娇儿几乎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心中的如释负重和巨大紧张之后的放松,这种感觉如自身拥有,感同深受。

    原来是这样!胡娇儿眼中闪过一丝释然,也有一丝迷茫。

    风雨楼那里,方子奇目光熠熠,开口道:“杜师妹,他没死呢!”

    杜忆霜兴奋的脸蛋红扑扑的,拍着胸口道:“刚才可吓了我一跳,他要是死了就太可惜了,这人还不错的。”

    凌霄阁这里,解红尘神色灰败,目中已无神。

    他为自己刚才没把握住机会而痛心疾首,更为杨开的艳福而嫉恨滔天,他就好像打了一场大败仗的将领,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