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国际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逃遁
    拳掌交错,有一股温和的暗劲冲进杨开体内,顺着经脉流窜起来。让杨开的元气运转都变得缓慢,就好似在这清风掌劲下,胳膊的经脉都酥软了似的。

    聂咏狞笑:“杨开,师兄今日废你一臂,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

    杨开的脸上陡然闪过一丝凶煞之气,体内元气凶猛澎湃,抵挡着清风掌劲的入侵,竟让聂咏的打算瞬息落空。

    “你还妄想反抗!”聂咏咬了咬牙,为自己没能一招拿下杨开而感到丢脸,又是一掌拍了过来,嘴上嘲讽道:“虽然你的元气也算雄浑,但这力道太小!我看如何抵挡!”

    又是清风拂面而来,但这一次,那缕缕清风之中却蕴藏了一股暗流,显然还有后续的变化。

    杨开不再藏拙,体内三十六条经脉一阵鼓荡,一天的苦修在这一刻展现出成果来。

    炎阳爆!

    “都说了你力道太小!”聂咏冷笑连连,话音未落,那清柔的掌劲竟突然化为狂风骤浪,摧枯拉朽地朝杨开卷来,看样子是打定主意真要废掉杨开的一只胳膊了。

    杨开的炎阳爆也在同一时间爆发了出来。

    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火光乍现,爆出的光芒让这方圆几丈范围内亮如白昼,耀的人睁不开眼帘。

    “什么?”聂咏大惊失色,他的清风掌隐藏了杀伤力巨大的变化,却没想杨开那看似普通的一拳同样如此。两人的手段是惊人的相似。掌风拳劲爆发出来,竟是拼了个旗鼓相当。

    两声闷哼响起,聂咏的身子踉跄后退,直退出十几丈才被一颗大树挡住,一口鲜血没忍住,哇地就喷了出来,居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杨开那边同样不好过。他的实力比聂咏低了六七个小层次,能依仗武技的威力对拼一招已是难得,聂咏受伤。他又怎会平安?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颓势,一招退去聂咏,身体内的骨头便铮铮作响。温热的暖流灌入全身,元气暴躁鼓动起来。

    风雷般的速度连出四拳,打向围在身旁的四个人,四团火光同时爆闪,凶猛卷起的气浪和杀伤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这四人比聂咏的实力还要高,杨开又是匆忙出招,自然无法伤到他们。

    但待他们挡下招式之后,眼前竟已失去了杨开的踪影。

    远远地,杨开的声音传了过来:“聂咏,下次再见。必取你性命!”

    声音飘忽,竟让人无法辨别杨开是朝哪个方向遁走。

    “聂师弟!”一人连忙朝聂咏那边看去,只见他嘴角上溢着鲜血,眼中闪烁着浓浓的不甘,还有一丝忌惮。脸色也不太好看。

    “你没事吧?”

    “没事!”聂咏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杨开受伤了,快追,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还追?”有人神色不禁迟疑起来,说起来他们与杨开也没过节,来这里只是为聂咏助威,做个样子给解红尘看而已。现在人都跑了,还追出去干什么?这崇山峻岭的,谁知道里面蕴藏了什么危险。万一碰到一两只强大的妖兽,几人不得全交代了?

    聂咏察觉到四人的态度转变,赶紧道:“几位师兄也看到他动用武技的威力了吧?那便是他前几日的所获!依仗这武技他竟能能让我受伤,几位难道就不动心?”

    听他这么说,几个凌霄阁弟子皆都神色一振。

    迟疑片刻后有一人道:“那就追,但咱们先说好,我们只为那武技,你与杨开之间有什么恩怨,自己解决,可别牵扯到我们身上,你要杀他也好,废他也好,有什么后果自己一力承担。”

    “这是自然!”聂咏神色狰狞,嘴里骂道:“竟敢威胁我,***竟敢威胁我,你算什么东西,还要取我性命!莫要让我逮着,否则看谁取谁的性命!”

    说罢,当先追了出去,其他四人对视一眼,皆都觉得杨开怕是在劫难逃了。这一次他要是真被聂咏给追上,性命肯定不保!

    聂咏已动杀机!

    就在蓝初蝶和杜忆霜之前洗澡的那个小湖泊旁,杨开终于一口气没憋住,吐出一口鲜血来。

    虽说他刚才逃过一劫,但那一瞬间交手中的凶险,除了杨开之外再无旁人能够体会。

    这几个人可全都是货真价实的气动境。实力最低的聂咏都已经气动四层了,最高的那一个怕已经有气动七八层的境界。

    根本不是在九阴山谷中遇到的敌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可以说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差不多相当于当日被封住修为后的文飞尘。

    若非有炎阳爆这种突发的杀招,杨开也没办法逃脱他们的包围。

    五拳,与不同的五个人交锋,体内被冲入五种暗劲,受的伤势暂且不提,那五种暗劲在经脉内流窜,让自身的元气都运转不畅,若不尽快找安全的地方化解这暗劲,只怕会留下隐患。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杨开弯腰,将自己吐出的鲜血就地掩埋,然后一头扎进了湖泊里。

    杨开不知道在丛林里会不会遇到危险,但以他现在的状态,一旦遇到什么凶险恐怕毫无还手之力,所以他只能顺着原路返回,只有自己走过的这一条路,才是最安全的。

    而这湖泊也是最好的藏身之处,聂咏那些人如果不敢下来查探自是杨开愿意看到的,如果他们敢下来查探,也得面临着杨开的反击。

    憋着一口气,杨开将身子往湖泊下潜去,将身子隐藏在黑暗之中。

    这湖泊很大,但杨开没想到它竟然也很深,一直下潜了足足十几丈也没到湖底。反倒是下面的湖水越来越冰凉刺骨了。

    没敢再往下游,杨开就这样悬浮在水中,侧耳倾听着上面的动静。

    果然,片刻后聂咏等人便追至此处,虽然杨开一路跑来极力掩藏了自己的行踪,但这些人自有一股直觉,而且还有与杨开一起行动过好几天的聂咏带队。

    湖边传来了几人的说话声。旋即便有人跳了下来。

    杨开面色一沉,他没想到这些人如果果断,或者说他低估了聂咏对自己的仇恨。

    逼不得已。杨开只能继续朝下潜着。

    周边的湖水冰冰凉,好在杨开修炼的是真阳诀,温热的真阳元气流淌全身。这点寒意并不碍事。

    跳下湖中的那人顺着湖泊游了一圈,查探半晌,一无所获,也不敢贸然太深入,便又爬了上去。

    又在附近搜索一会,聂咏等人总算是离开了此地。

    杨开在水下憋气憋的头晕眼花,虽说他现在到了开元境七层,一口气息比常人要悠长许多,但也是有极限的。

    现在差不多就到极限了,那几个人如果还不走的话。事情恐怕会变得很麻烦。

    正当杨开要往上游去的时候,耳畔边却突然传来一阵呼呼的响声。

    听到这动静,杨开当即警觉起来,扭头四顾,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片刻后。又是一阵呼呼的响动传来,听那声音似风。

    奇怪,湖底哪里来的风声?

    狐疑之下,杨开顺着风声来源的方向看去,把眼一扫,神色不由一振。旋即拨弄湖水,朝下方游了过去。

    他发现这湖底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来到洞口旁侧耳倾听,果然是有风声呼啸的动静隐隐传来。

    杨开的目光闪了闪。他敢肯定这黑洞的另一头肯定是有一块无水的空间,而且也是条出路,否则不可能会有风声传来。

    想了想,杨开一头扎下,顺着黑洞游了进去。

    聂咏他们肯定还在外面搜寻,杨开现在出去的话,纵然能平安一时,也有被搜到的风险。还不如进这黑洞内一探究竟,如果自己猜测的不错,那就有一块安全的容身之地了。

    这个黑洞很长,大概有百多丈左右,先是往下蔓延,旋即又是一条平直的甬道,最后再一路向上,就在杨开差不多一口气要耗完的时候,他总算是浮出了水面。

    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流水,杨开扭头打量四周,发现事情果然如自己猜测的那般,这黑洞通往的地方就是一块空旷的空间。

    这应该是一个山洞,杨开此前注意到过,那小湖泊旁有一座山峰,湖底的黑洞应该是与这座山峰中的一个山洞相连着,风灌入山洞内,呼啸的声音顺着黑洞传入湖底,所以自己才有所察觉。

    山洞内干燥异常,顶上有一些不知多少年的钟乳倒悬着,宛若一柄柄长枪。

    跳出水面,在这附近稍微查探了一番,杨开这才安心许多。

    此地并无什么生灵活动的痕迹,应该很安全。

    放下心来,杨开浑身爬满疲惫,连忙盘膝坐下,运转真阳诀将衣服烘干,然后开始驱除那五人打进自己体内的暗劲。

    他们的实力比自己高出很多,所以这些暗劲杨开没办法第一时间驱除,如果是实力对等的敌人,就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

    这也就是杨开,体内的元气雄浑精纯,即便被暗劲侵入,只要化解的及时也不会有什么隐患,做是别的开元境七层的武者,现在只能坐等这些暗劲侵蚀自己的经脉。

    所以武者之间,实力高的对实力低的,有掌控生死的绝对能力。

    足足一个多时辰后,杨开张口吐出一团黑血,伴随着黑血的吐出,体内的隐患也被彻底化解。

    神色有些虚弱,但经脉内却再没有那种阻扰的感觉了。

    清风掌!

    杨开记得聂咏出招的时候,有人曾点评过他使出的武技,这个武技的威力倒真是不小,尤其是后续的变化,如狂风骇浪,跟自己的炎阳爆的变化如出一辙。

    只不过清风掌的威力还是稍逊炎阳爆一筹,否则自己根本没办法跟聂咏拼个两败俱伤。!~!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